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八十章:天南
    离着天一道最近的,是天罡宗的第二神塔,也果然不出所料,这次到了他们的掌门殿,面对三座神塔的三个掌门的时候,这次的第二掌门,并非是索权了,而是一个八劫真仙的老太婆,在给我引荐的时候,也对索权的殒落一笔带过了,可见索权是真的没从仙国出来。

    “我听闻,李道友和阁下是一起从量劫失落之地那边上来的,李道友还说阁下是他的至交好友,可是当真?”那大掌门叫余江海,这次亲来这里,听说是很给我面子了。

    “我们的关系,嘿嘿,还行吧,怎么?老李没来么?”我问道。

    那余江海呵呵一笑,随后说道:“李道友颇为忙碌,眼下祭炼圣道之极,冲击九劫,如今不再此地,而在临近的道极门主神塔那借塔冲劫呢。”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李相濡冲击九劫么?那把圣道之极真有那么厉害?

    回忆那把神剑的功能,确实是冲击圣人的顶级神器了,而且他从后山那逃出来就已经八劫了,这一路出去,都是有圣道之极灌输修为呢,能不修为暴涨么?

    不过九劫的李相濡,那也太变态了吧?这还能让人活?

    “原来如此,你们九大门派,道极门的道友,好像我还没见过呢。”我淡淡一笑,那余江海再度笑起来:“道极门算是九大派中颇具规模的门派,也算是诸派里进修之地,虽然对诸派弟子敞开大门,并却不太参与我们其他门派的事情,李道友能有此机缘,委实是极好的。”

    我心道看你的表情,似乎是很羡慕妒忌恨嘛,倒是没看到有什么与有荣焉的。

    而到了这里,索箐已经是没有办法插口了,无语站我身边,基本上只是跟着而已。

    我这次带来的行礼不多,除了必要交给他们的,还有一些玉牌,都是金仙道那边收到前期宝物的单子,是打算来赔款的。

    “原来如此,余掌门,不知道这次的谈判,是打算怎么个谈法?我一路过来,却没有接到太多的消息,不知道”我故意没说完这话,等着余江海自己来回答。

    “呵呵,这谈判,我们天罡宗其实也就是尽尽地主之谊,打打下手而已,其他大派,才能说的上话,夏道友恐怕还要移步我们主神塔才行。”那余江海笑道。

    “也好,事不宜迟,那就走吧。”我暗骂这些正道的老狐狸,本来能在这边境解决的,非要我往内陆那边跑,这是打算关门放狗么?

    不过想想也罢,我还得找万剑来呢,希望此行能够靠钱开路的,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了,能够和正道对拼的,可不是天一道这种小派,而是临夜国。

    “这么快?”余江海愣了下,看向了其他的掌门,这两位掌门都很快点头,他也不再做坚持,说道:“也好,那就请夏道友随我们来”

    很快,一艘天罡宗的白玉船起航了,正是往东边的方向行驶的,也不知道这天罡宗的主神塔情况如何,毕竟这第二神塔,我发觉也没比金仙道其中哪个神塔强了,虽然在规律的建筑上肯定要强上一些。

    这白玉舟速度极快,比之我做过的任何古神界玉船都快,恐怕是连携了快速法力通道,方便来去了。

    而为了稳住我,索箐就成了我的跟屁虫,不过这次她失去靠山后,性情已然大变,和之前来天一道时候的意气风发已经不一样了,我就索权殒落的事情,和她详细的说了起来,但当然,除了安慰外,我并不能做什么。

    “或许你叔父还是有返回的机会的,他毕竟是八劫的真仙,变成了灵鬼,也是有机会修成鬼仙的,到时候转化鬼修也无不可,我们修仙者,不讲载体,只讲性子,难道你是正道,就能否认变成了鬼修的索权不是你叔父了么?”我拍了拍索箐的肩膀说道。

    索箐两眼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了下来:“前辈可茫茫仙国,危机重重,我何以寻找叔父?”

    “你真的打算再见你叔父?你可是正道的一份子。”我认真的问道,索箐犹豫了下,说道:“我见惯他们的眼色,对他们失望透顶,求前辈救我”

    “嗯,如果信得过我,那以后转投我天一道吧,我在仙国还有点把握,会尽力帮你寻访你叔父索权,即便找不到,天一道也是你以后的新港湾,不会有人欺负你的,必有庇护你的存在。”我淡淡一笑,索箐顿时泪眼婆娑,只能点头连连。

    我伸出袖子帮她拭去眼泪,说道:“许芸芸与你有旧,现在去了我天一道旗下的金仙道帮忙了,你若是投奔天一道,可去那里报道,离着正道千里之遥,必然不会再见你觉得碍眼的事物。”

    “谢谢”索箐低声呜咽,我苦笑道:“别哭了,此地耳目众多,容易给人发现,而我一人脱困容易,带上你就难了,所以待到有机会时,你就离开这里罢。”

    索箐点头,但很快就担心说道:“夏前辈,你一个人来,可还有帮手在左近帮忙么?他们这次是要给你个教训,恐怕能否回去,都不敢保障特别是灵越派的使者,我听闻在主神塔那,好几次在宴席上扬言要对天一道来使动手”

    “呵呵,预料之中,谁家被干掉了一个九劫真仙,面子上都过不去,自然想要找会场子。”我哭笑不得。

    “而且,他们听说天一道打算要折物来赔付这次正道灵越派的损失,却还觉得不够,听说知道了来的是夏前辈,就说要摆下剑道擂台,赢了他们才会接受讲和,现在主神塔那边,弟子已经在布置擂台了。”索箐警告我道。

    “哦,打擂呀,我倒是常常听到你们正道门派,十分喜欢斗剑打擂之事。”我笑道,不只是索箐说起,连当时进了仙国后,樊天圣和李相濡都间接提到了,特别是樊天圣也细细描述过他如何在圣道门中成长起来的过程,这足以说明正道九派把这当成了传统。

    “可不是么?我们正道九派,从来都是引以为傲此事,或决策遇上困难,或私事难了,大事难绝,都会以斗剑作为解决的办法,胜负对我们都很重要,譬如弟子之间的争夺修炼资源,也从来是靠比剑获得的名次来决断,因此我们天南九派剑道,自古就比其他的大派剑仙要多,剑法也更为精妙。”索箐犹疑的看着我,似乎没有看到我身上佩剑,连忙说道:“传闻夏前辈是剑修,却不佩剑么?”

    “我并无趁手宝剑,所以干脆就不带了,你们正道要我斗剑,难道不佩剑么?”我苦笑道,出现冲突矛盾我其实早就料到了,但没想到正道会这么干脆利落,让我打擂台。

    “佩的不过有趁手兵器不更好么?若是寻常宝剑,没有沟通灵性,又怎堪使用?岂能发挥剑诀之妙?”索箐惊讶的问我。

    “确实如此,但只能用剑么?”我有些郁闷,索箐想了想,说道:“倒也没那么规定,不过其他同劫数仙修,还有打得过剑修的么?夏前辈,你切莫轻敌,这次阻擂者可不是寻常的剑修,都是九大派的佼佼者,绝对都是身经百战的知名剑仙!”

    我心中只能是暗自好笑,这九剑派倒是简单粗暴得很,先打擂再谈判,觉得是要把我打残了,也好报了灵越派之仇了吧?不过我会怕斗剑?

    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