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五章:幽凉
    第二千七百四十五章:幽凉

    太阴星的光从窗户外洒落下来,气温有些低,我平静的看着她很长的睫毛,而她清淡的品茗,让屋内安静得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好一会,雪倾城把茶杯放下后,又捻起了一枚棋子,落到了恰到好处的位置,这样的安静,有着让人难以忘怀的韵味,毫无疑问,除了居高临下的气质,她同样也有着女子该有的那一份安宁。

    “有没有折中点的办法,先控制住先天元气大阵,等到我回来,我再陪你一起下去?大阵毕竟封闭数千年,不争这一朝一夕。”我提议道。

    “通道未开,或可等待,但通道开了,就是一场战争的开始,我们举步不前,别人却已经算计着这件事,你若是指望没有人发现,是不可能的。”雪倾城从来是很果断的性子。

    “嗯。”我沉默,她说的不错,天一道把这片区域霸住,黑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们干什么?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伸手过来,那就是已经开始蓄力了,接下来会有什么计划,谁都不清楚,只有抓紧做完自己的计划,才能够抗拒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比如倾城自己能够拥有先天元气,一旦取回,打神鞭的威力肯定又要上升一个档次,到时候一力降十会都是可能的。

    “我们夹在临夜国和继承圣道门遗志的正道之间,本就艰难重重,怎么能有半刻分神的想法,你去正道驱虎吞狼,是大事,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为了以后的天一道奠定基础罢了。”雪倾城说道。

    “你已经是天一道合格的掌门了。”我笑道。

    “你好啰嗦。”雪倾城脸上微红,那种小女子的娇美,在此刻的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一时之间也为她的美而感到窒息,但同样也很想问起了她一些关于记忆的事情,所以在她心情愉悦的时候,我忍不住的问道:“归元法……会令你忘记多少事情?你可还记得自己的出身……自己的来历,亦或者小的时候……”

    然而,我的话没有说完,她脸色已经微微一变了,我深深叹了口气,因为我发现她记不得这些事。

    没有回答,就代表着尴尬,我苦笑道:“记不得就算了,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总有不好的记忆,不记得未必是件坏事……”

    “我……或许忘记了重要的事情……你是……”雪倾城愣愣的看着我,随后站了起来,伸出手指压在了额上,开始踱步起来。

    “我是……”我怔了一下,但没有离开桌位,只看着她妙曼的连衣裙在昏暗的烛影下飘逸入仙,把她的身姿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我也忽然的想起了一些外婆关于我的预言,以及媳妇姐姐选择我的动机,还有之前我在临夜国拜神像,把神像拜塌的事情,给雪倾城这一卖关子,瞬间把兴趣提了起来。

    “你不是夏一天么?”雪倾城笑了起来,但笑容中,却不像是很高兴,反倒是有种惆怅在其中,或许,她是真的把那一段关于我的事情忘记了呢?

    同等交换,这是力量来源的一种因果,所以我笑了笑,说道:“嗯,倾城,我是夏一天,这就足够了。”

    听罢我的话,她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忧伤,我说道:“别再用归元法了,把我们的最后也给忘记掉。”

    “如果……如果我真的在最后把你忘记了,你还会待我这样么?”忽然间,她抛出了和其他女子一样,对于未来的不自信。

    我呐呐的无法回答,好一会,才说道:“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使用归元法了。”

    “真的?”雪倾城似笑非笑,随后松了口气,说道:“我记得,消耗记忆最多的那会,就是从古仙界那时候开始的,和你斗法,让我一瞬间忘记了好多的事情……我其实也不知道我还会忘记什么,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真的忘记重要的事情。”

    看她那么自信,我环视了一眼周围,发现她的工作台上,整齐摆放了一些玉牌,我心中一凛,忍不住说道:“你已经在凭借玉片记事了?”

    被我说破这事,雪倾城一怔,然后说道:“这不过是例行记事之用。”

    我当然不会相信她,走了过去,发现这些玉片都有着编号数字,显而易见或许是一天天的记事,结果我还没拿起这些玉牌,她已经瞬间到了我身边,抓住了我伸过去拾取玉片的手。

    “不许看。”雪倾城很果断的说道。

    “你不允许,我不看就是。”我叹了口气,大致知道了问题所在,就不再纠结她是否真的拿来记事了,但作为一个仙家,如果连事情都记不住,那和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有什么区别?

    “嗯。”雪倾城满意的放下了手,我回过头看着她,心中对她的怜惜,涌到喉咙间,始终无法下来,却也说不出半句话。

    “好了,我还没软弱到让你来可怜的地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雪倾城说道。

    我心中知道,她还是那样的隐藏着自己的想法和情绪,始终把软弱的那一面隐藏得很好,所以也不愿意再去揭开她的面纱。

    伸出手,我轻轻抚摸她柔软的面颊,还有鬓角那一缕青丝,雪倾城表情凝固了,随后放松舒缓了下来,仿佛身上的包覆也就此卸掉了。

    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脸靠着我的手掌,嘴角微微的撅了起来:“要完成面首该做的事了么?”

    “呵。”我忍不住一笑,望着那沉醉的表情,说道:“不可以么……”

    “好。”仿佛没有任何的犹豫,却也似犹豫了数千年,这样的情感,恍若来自于亘古,让我触动非常。

    听到‘好’字,我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竟有点无所适从起来,按照的对她的了解,她应该不会那么爽快,这样的她,我甚至有点不熟悉。

    “怎么?不敢了么?”雪倾城睁开了明亮而带着一抹紫幽的双眸,惬意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知道今晚上还是忍不住给她算计上了,她举手投足间,那身连衣裙散发的淡淡的体香,都无不是吸引着我,让我总有种原始的侵略性不时从心中涌起。

    似乎被我邪恶的笑容所惊住,雪倾城目光中首次露出了慌色,而我往前一步后,她竟也只能退后了,而这一下靠在桌上,让她有种退无可退的尴尬。

    “你……”

    而接下来,她只说出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剩下的话来。

    静夜幽凉,如水般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的冷意,但情愫的浓烈,总会提供给人避过凉意的重重保护,显然,这是个美丽的夜晚,恰如身边的花香,每每在轻微的呼吸中,散发着默默清香。

    昏黄的灯影,不断的晃动如漫天星空中一层层的光幕,它不断的泼洒而下,和黑色的夜交融在了一起,弥漫成一层层的金黄,在眼中,在身上徘徊不去。

    那绝世的容貌,总是让人忘却一切,和优雅而无话的夜色,愁绪而忘情。

    用手轻轻的拂过她的面容,我站了起来,柔声的说道:“倾城,我该走了。”

    “嗯。”她的回答如同呓语,脸上还带着的嫣红,始终未曾褪去一般,令我此刻有些不忍,不过现在,离别却是排解两难的最好办法。

    抬头看了看太阴星,夜色还浓烈得吓人,而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幽幽的站在了掌门殿不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