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七章:诡阵
    第二千七百四十七章:诡阵

    没有溶出液体?难道是经历千年,凝聚成晶块了么?

    我心震惊,如果是晶块,那问题麻烦许多,毕竟谁都不知道第六层到底延伸到什么地方,按照第五层能够几乎填满整个锅的数量,那这容量至少是等同下面还有一口锅!而后山多大?大到后宫都几乎填满几个,而加一到四层的空间呢?这可恐怖了。

    第六层按照第五层第四层要满的格局,恐怕只有更大,绝对不会少的,毕竟顶在最前面的位置缓冲越大,越到后面越拥挤,这才好出了问题,能快速的填补顶。

    没办法的办法,是大家下去看看情况,而樊天圣要看着开启第七层,那第六层说好还是要牧平解决,只能是他来解决。

    牧平犹豫了下,看向了三掌门,孙赞霖脸色惨然,但很快想到了什么,拍了拍手,随后吹了下口哨。

    接下来,很快他所看向的区域,立即出现了一片的红云,而出乎我预料之外的,开始有令人感觉不舒服的脚步声传来,那声音沙沙的响着,虽然远远能够感觉到鬼气,但偏偏弱得可怜,怕不过是灵鬼的程度。

    倒是有一道八劫真仙的气息,居然走在了前方,我心惊诧无。

    而一会儿后,一声声低沉的念咒声,很快随着脚步而来了,这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着黄袍的八劫真仙,他拿着一只金红色的铃铛在不断的摇着,而后面,是四个年轻的壮汉灵鬼,此刻目光呆滞得连眼珠子都没有,而嘴正微微张开,恍若是给人强行抽了魂似的。

    这四个壮汉挑着两根木头,木头挂着红色的绸带绳子,正绑着一口红色的棺材,缓缓的朝着我们走过来!

    棺材很简陋,糊着一层红纸而已,木板估计都很薄,仅仅是一个人躺着的宽度和长度,而且还必须是女人,四个壮汉,长相都差不多,似乎像孪生兄弟,当然和三兄弟起来,这四个眉宇之间不大相像,应该不是一胎生的,而是有大小之分。

    不过毫无疑问的作为大掌门牧平的压轴大戏,肯定不只是那么简单。

    “开启第七层吧,恐怕第六层已经是凝晶了。”樊天圣看向了我这里,我皱了皱眉,说道:“让紫出来?我看还是先试试闯闯吧,凝晶也得开掘掉挡在周天之门前的晶块不是?”

    樊天圣发出了淡淡的笑声,随后说道:“第七层……也需要你来开,去吧,孩子,剩下的全靠你了。”

    我脸布满阴霾,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那这副棺材?”

    “会助你一臂之力,所以,由你来控制了,这难不倒你一个鬼修吧?”樊天圣发出阴冷的笑声。

    “棺材里有什么?”我皱眉。

    “呵呵,开棺至关重要的尸体。”樊天圣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紫卿云的道体?”我怵然问道,这可不好玩了,既然是尸体,还是豢养了很长时间,那可能和这里有关,难道是紫卿云的道体?

    “不是,紫卿云在当时已经烟消云散了,这具尸体,你不认识,但却和紫有关,很快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让你带这幅棺材进去了,没有它,你可能召唤出紫来都未必有用。”樊天圣平静的说道。

    “是么?难道说,是什么代替品?”我有些怪的问起来,紫和棺材有什么关系?我看了一眼牧平,问道:“是谁?”

    “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么?当年把鬼杖带出来的那具尸体……”牧平提示我。

    “你的一位道友?难道他有什么不一样?”我惊讶道,认真想一想,其实也在情理之了,樊天圣不会平白无故把鬼杖和鬼石交给某人,并且带出外面。

    因为这东西太过可怕,鬼杖还好说,鬼石是普通人能碰触的?连牧平都要用盒子来封印,更别说其他人了。

    “是不一样,他对阴气不但有很强的抵制能力,于鬼杖,更是很亲近,甚至本身还是个鬼修,如今死了,给我们豢养至今,是对抗阴气的关键所在,你可以控制这口棺材进行阴气吸收。”牧平说道。

    我这下子有些感到不妥了,这棺材里很显然不是普通的尸类,或许有些什么大问题,要不然樊天圣怎么可能会让这牧平来豢养至今,然后在这特殊的时刻用?

    “我该怎么用?”我问道。

    牧平笑了笑,说道:“没发觉,它走到哪里,阴气都会给棺材吸收得一干二净么?连普通的元气和探测的气息都未必能避开吸收,所以他才能不声不响的来到我们的面前。”

    我一瞬间震惊了,仔细一想确实是这样的,从进入仙国开始,到数次辗转的这里,都没有察觉到棺材的气息,光是这点足够将它称之为葩了。

    “很好,那静候效果吧。”我也懒得再问,袖子一甩,让四兄弟托着棺材往洞口那移动。

    不过在我觉得会是进入洞才会发现点什么的时候,忽然周天之门的黑暗处,一股浓烈的气息冒了出来,随后稠糊一样黑色糕状粘液竟从洞缓缓的涌现了出来!

    “看来,还没有成为晶体,本来还觉得可以开采一些回头备用,桀桀……”大掌门发出阴险的笑声,他已经来到了祖龙破开的缺口那,只是为了避嫌没有下来而已,按照契约精神,在关键时刻,他得助我一臂之力,不能让我枉死在第七层大门那。

    “喂,既然第七层没有成为晶体,那至少也要除掉这些粘液,我才下来开门吧?”我脸色不好看的说道,奴奴飘在我身边,也警惕的说道:“这口箱子……不是好东西……”

    “你也感觉出来了?”我很疑惑奴奴会忽然这么说,

    “说不来……但很熟悉……的气息。”奴奴又说道。

    我不知道这棺材里有什么,但现在既然有粘液流出来,那是第六层还没破解,所以我肯定是不会打开门主意的,所以我很快懒得理会樊天圣的轻哼飞了来,和牧平站在了一个地方。

    樊天圣也懒得和我计较这事,似乎对那口棺材十分的信任,大手一挥,那口棺材顿时‘嗡’的一下爆出了一圈红色的血水,而接下来,那浓稠的鬼气跟给什么触碰一般,轰隆一声居然爆炸了!随后鬼气竟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但吊诡的还在后面,这蘑菇云刚刚涌天空一个转眼,忽然给红色的棺材吸收掉了!

    看到红色的棺材居然能够吸收鬼气,我也吓了一跳,该不会里面又有等同于鬼石一样效果的宝物吧?但看着棺材也不像是用了高级材料制作,可想而知樊天圣并没有下足本钱,所以棺材板不会是主因,倒是里面的东西问题不小。

    也不知道是因为棺材太能够吸收鬼气粘液,四个壮汉抬着棺材朝着洞口移动,而炸裂的声音因此此起彼伏,似乎一切的手段都不过是为了爆炸而存在的,但偏偏那四个壮汉和棺材竟能够在这恐怖的震荡来去自如!

    棺材由着樊天圣重新控制后,一会快速前进,一会急速后退,一会又往左右迈出步子,让人不得不诧异他这什么鬼阵法。

    偏偏让人震惊的是,经过他这一番控制,爆炸居然没有炸棺材哪怕一下!

    “可以了,你若是还不信,可以现在外围召唤紫做准备。”樊天圣忽然说道。

    我瞪目结舌的看向了棺材,发现不知道是吸收鬼气太多亦或者如何,这棺材竟像是活了一样瑟瑟发抖起来,所以忍不住我说道:“活了?”

    “嘿嘿……你说呢?”樊天圣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