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章:洪灾
    第二千七百四十章:洪灾

    “这……自然是没……问题的。”李相濡那边只是犹豫了下,很快确定了要下来,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得到了宝剑,哪好意思拒绝?

    但他少许的犹豫,也是因为我现在一身祖龙铠的缘故,而且看我的异端举动,恐怕可不是我自己的行为,没准是有什么东西正控制我呢!

    和他想得没错,祖龙的强大和恐怖,远超我的想象,因为原来以为这鬼石和神铁应该能够抵挡一段时间,但却没想到在两只龙爪的撕扯下居然沦陷了!

    嘭轰的一声炸裂,神铁的缠绕解开,放开了鬼石,而接下来毫无疑问给祖龙随手丢一边了!

    祖龙的另一只爪子拎着鬼石,居然又张开了嘴,想要继续吞下这东西!

    “祖龙!”我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心道媳妇姐姐不在,居然让它有些肆无忌惮了,没有听从我的命令,鸡蛋大小的鬼石,又塞到了我的嘴里,顿时,我觉得满口都给鬼气所聚拢了!

    “咕……咕咕……”我浑身下一个激灵,一种想要呕吐却呕吐不出的感觉让我整个人都难受不已,但很快,我翻着白眼把那鬼石咽入了口,正准备往喉咙那里吞入!

    “夏一天!你要干什么!”李相濡怒喝一声,随后提剑朝着我冲过来!

    那把圣道之极,霎时间爆发出诡异骇人的剑威,让他整个人如同烈焰巨龙,朝着我飞落下来!

    我想要反击,但因为祖龙的控制而完全没办法动弹,等到他要冲到我面前的时候,祖龙似乎炸毛了,浑身的雷霆忽然爆发,随后一个转身,巨大的龙尾巴一瞬间朝着李相濡摔了过去!

    轰隆!

    李相濡手持圣道之极,却给星辰巨尾扫,整个人嗖一下给击飞,朝着顶惯性飞去!

    这时候,我已经面对着李相濡方向了,所以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轰击到顶的锅盖,而樊天圣目露一丝的不可思议,但因为控制整个大阵,所以没有办法朝着这里冲过来!

    这一次,任谁都知道出大事了,而且在第一层大门的时候超出了大家预料!

    李相濡目露惊讶,但很快振奋起来,迅速长剑一甩,念了几句咒语后,猩红色的圣剑猛然间高举,随后无数的火焰以他为心,源源不断恍若天火一样飞射而下!

    我尚未接触火焰,但浑身已经灼热难挡,而脚底下的阴气,也忽然在这时候映出了一片丹霞的颜色,紧接着轰的一声,彻底的爆发了!

    整个锅底沸腾一般,忽然由阴气之水变成了烈火油锅,甚至没有过多的征兆,让一口锅从冰冻变成烧熟!

    “纯阳熔火!”李相濡怒喝一声,天地顿时只剩下燃烧沸腾的火焰!

    我却连震惊都表现不出来,因为祖龙现在控制住了我身体的大部分神经!而那枚鬼石,也在这时候,轱辘一下的咽入了我的喉咙里!

    给祖龙难得的贪婪所震慑的同时,我也感觉到喉咙那一阵冰冷,这是吞下大量鬼气的结果,但接下来的难受仿佛只是开始,这祖龙又开始发疯了,它把咽入喉咙一半的鬼石,又呕了出来!

    我只能是被动的发出‘咯咕’的怪叫,随后,一层层祖龙的力量瞬间都给激发了起来,而鬼石吐出后,竟直接落入了我胸前的位置,并且随着祖龙的雷霆电闪给裹挟住了!

    李相濡也发现了眼前的异常,更是疯狂的燃烧底下鬼火,甚至连同我都准备烧成灰烬!

    而他现在身全都是金光,修为也蹭蹭的往涨,竟用不着多时,马要冲击七劫的巅峰了!可想而知他烧毁的鬼气到底有多少,圣道之极在提升力量时又如何的骇人了!

    滋滋!

    而在这时候,樊天圣也没有闲着,第二层的周天之门,居然开始转动,无数的鬼气又从里面宣泄而出!

    看来这老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明明看到我已经破坏了第一层的鬼气运行模式,居然派下李相濡的时候,还不忘了放下第二层!这简直是典型的投机分子!稍微有点机会,都不会想着去放过!

    在纯阳熔火的灼烧和爆发下,刚刚泄漏飞溅的鬼气,竟在这时候给火焰烧得飞不出周天之门,而这股火焰,也在不断的尝试着要吞噬我!

    但明显祖龙不会让它得逞,雷霆万钧不但,周边的黑云,也在这时候狂奔而出,至于那枚鬼石,因为雷霆裹挟的缘故,最后居然成为了祖龙铠的一部分!

    可怕的祖龙之凯正央,一枚黑盈盈的宝石矗立正,让整件铠甲仿佛有了核心,竟有实体化的迹象,而一条诡异的小祖龙,也在我身边悦动不已,窜下跳仿佛从未见过如此充盈的力量!

    在这时候,我在祖龙的间接控制下,猛然间拔出了鬼杖,随后同样往李相濡那边一指,下一刻,奔雷电浆跟泄洪似的,朝着李相濡那喷去!

    轰隆!

    和之前下界的时候祖龙剑一样,一道灭世般的雷电,冲向了李相濡,和无数的火焰冲击在了一起!

    地下,现在到处都是熔浆了,鬼气之泉刚刚从周天之门出来,给烧成了气体,而接下来,似乎发现了这消化开门的速度要快得多,这作死而大胆的樊天圣,把第三层的大门也解锁了!

    毫无疑问,这开锁的关键不在于时间,而是在于消化鬼气的速度!所以樊天圣正在肆无忌惮的疯狂运作,想要趁着我和李相濡对轰,把第三层的鬼气释放出来!

    哗啦!

    在祖龙充盈无的力量浇灌下,李相濡逃亡了,我甚至觉得他肯定能够感应到危险,要不然怎么可能准确无的逃跑?而且面对祖龙的星辰雷霆之力,会准确的认知到自己和那把圣剑的不足?

    轰隆!

    雷霆冲击到神塔后宫的透明‘锅盖’一瞬震得面摇摇欲坠起来,连樊天圣都快速迈开脚步,走起了诡异的步子,这在地球,等同道士走七星步了!

    它在面急忙控制几十个阵眼共同的工作,也不断让锅盖盖得更加的严实!

    但祖龙之力何等的可怕,在雷霆的轰击下,霎那把锅盖轰出了一道狰狞的裂缝,吓得樊天圣怒吼连连,把第三层的周天之门也打开了!

    而这时候,第三层的周天之门里,鬼气阴森的黑色洪水疯狂的涌入这到处是火焰,雷霆的区域,并且所到之处,竟是全场浇灭的势头!好像是灭世的洪灾,要把一切都浸泡在洪水之下!

    李相濡脸色复杂到了极点,他也没想到圣道之极刚刚出道的第一击,给祖龙轻易用雷亟轰了回来,并且底下的纯阳熔火,也给第三层的洪灾所剿灭,而且要命的是,他在这时候,居然遇劫了!

    对,他遇劫了!

    “李……李相濡……你……还不完蛋……到什么时候……”我咬牙切齿起来,双目全是兴奋!李相濡居然在这时候因为洪水浇灌纯阳熔火而遇劫了!我只要宰了他,圣道之极还不是我的?

    这个时候遇劫,你简直是那生命在开玩笑呀!

    毕竟脆弱的李相濡,此刻怕连一道雷电都挡不住!因为他此时此刻将要全心全意的应劫!

    底下的黑色洪流早已经掩盖住了原来的熔火,现在整个地下世界恍如一片汹涌无的大湖,正在以我为心旋转起来!

    这是第三层的周天之门,也是樊天圣不按规矩而打开的禁忌鬼气!然而,正是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时,祖龙又开始发神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