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九十章:吞毒
    蛤蟆本来就很难受,现在一听我这建议,当下根本连怀疑都没有就跳上了天空,并且大嘴一张,立即要把剧毒弹吞回去。

    在场的何所能和索权都瞪目结舌,本来还觉得这张阳肯定会没事,很可能还要冲破蛤蟆比较脆弱的肚皮或者腮帮子跑出来,顺便给与蛤蟆致命一击,但没想到给我这废物利用的精妙一招给破解了!

    现在他们心中估计只有震惊和骇然了,毕竟张阳这下子给猛毒弹挤回去结果如何不言而喻。他们两是跟谁解释都不是了,天一道隶属金仙道下辖,得罪这灵越派是肯定的,而作为正道下辖,索权没有做好劝阻和调节,这事情根本没法解释。

    但他们冲上来的要阻止的一瞬间,蛤蟆已经到了猛毒弹前面,一口就把猛毒弹吸了回去!

    “且慢!夏小友,咱们有话好好说呀!张阳杀不得!”索权大声叫起来,然而蛤蟆大仙已经是病急乱投医,它反正觉得吞下毒弹会舒服点,毕竟我也没骗过它不是?

    “夏小友,此事需得商量过呀!”何所能也尽量简短的制止起来。

    而蛤蟆大仙张开口的一瞬间,张阳这老货还以为自己把蛤蟆大仙打得剧痛难忍,总算是把他放出来了,这半个身形才出了蛤蟆口就忍不住大笑出声,结果蛤蟆吸力何其可怕,那猛毒弹瞬间就朝着它压了过来!

    这笑声顿时戛然而止,吓得他眼珠子都暴突了出来,这毕竟是临死前的最后体验,会把性子里的情感在猛然间放大出来,所以现在的张阳从一瞬间的兴奋到一瞬间的绝望恐惧,让他完全的情感崩溃了,这回他是知道我能够杀死他了。

    噗,一声闷响,张阳就没入了猛毒弹中,并且滑入了蛤蟆大仙的腹中,要知道蛤蟆可不像是人类,吐出的东西就不敢吃回去,吞回毒弹,对它而言简直是大补之物,加上还顺上了个八劫真仙,这一拨运气实在太好了。

    “这…;…;这…;…;”索权吓得面如死灰,连忙说道:“夏小友,此事我们还需好好沟通一番,绝对不可如此操之过急,这张道友固然鲁莽冲撞了夏小友,然而他是不知道夏小友你不可轻易欺辱呀!放过他,也是放过彼此呀!”

    我脸色阴郁,而蛤蟆大仙完全不懂我们绕什么,自顾自的咀嚼,仿佛在吃绝世美味似的。

    何所能脸色虽然也不好看,但明显也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说道:“夏小友,这可使不得呀。那张阳固然杀了我们这方不少的人,但也是灵越派的高手!万一闹不好徒子徒孙兄弟姐妹来了,可怎生做赔?”

    我心中暗笑,这何所能是趁机把帐撇到我身上去呢。

    “闭关中途懂点道理的都知道闯关等同杀人,他既然有心要杀我。我不杀他岂不是不懂还以颜色的道理?”我冷冷的说道,这张阳我还真要杀了。

    “夏小友,莫要冲动,你或许不知道灵越派的庞大,但你应该知道灵越派是比我们天罡宗要大的门派。此事断然不能鲁莽!要不然等灵越派倾巢而来,你打算置天一道于何地,置你们倾城掌门于何地?”索权已经不敢继续跟我说道理了,直接搬出了势力来,这显然是要权势压我。

    我森然一笑。而这时候,蛤蟆大仙忽然咕咕的发出了闷哼,我感应天眼一查,发现它似乎有什么东西吃不下要吐出来的样子,我心中不免一凛。

    而索权十分的高兴,顿时松了口气,毕竟吞不下去,这就是要吐出来了,看来张阳名闻此地数百载,还是有点实力的,断然没那么轻易身死道消。

    “要吐出来?”何所能骇然自问,他现在也不知道心情该是复杂还是如何了,真要吐出来了,张阳那暴脾气,那就是没完没了的一通问责。估计这里过半人都要遭殃。

    但不吐出来能怎么办?灵越派亲自来问罪?

    咕咕咕!

    果然,蛤蟆大仙真的要吐出张阳了,我脸色颇为不爽,不过吃不进去就算了,只怪这张阳比毒还难吃好了。

    索权也是看出蛤蟆呕吐了。连忙宽慰我道:“夏小友,一会让老夫亲自和张道友述说吧,此事断然还是能讲和的,彼此只需要不伤和气就好。”

    咕呱!

    这回,蛤蟆真吐出了一口浓痰,索权连忙忍着恶臭飞过去,大手连挥几下,把恶臭的脓毒抛开,准备救出张阳,然而好几下之后,我却冷笑起来:“看来,这张阳运气可没那么好呀。”

    索权脸色青灰,因为我这话说完的时候,他也把东西都清理干净了,竟只剩下一把殷红长剑而已,张阳是连骨头都没看到!

    似乎感觉索权侵占了自己的东西,蛤蟆大仙大爪子一挥,就把索权给逼开,然后把那把长剑捞入了手中,这可是法宝。再差也差不到哪去,况且红灿灿的,正是它所喜爱的颜色,它私心肯定要收藏起来谁都不给。

    这状况让索权和何所能愣了好久没反应过来,直到蛤蟆大仙打了一个饱嗝,最后什么也不再吐出来后,他们终于是绝望了。

    “这可怎么说?”索权有些郁闷的说道。

    李相濡在一旁也是没了主意,只说道:“不出事已经出事了,相信夏大长老是敢作敢当的人,不会让我们天罡宗难为的。”

    索权一听这话。看了李相濡一眼,大觉这李相濡人长得又帅又稳就算了,还很会说话,这就把自己这一方撇开了,他也跟着借坡下驴的说道:“夏小友,这事我们实在也拿不住主意了,本来还是天一道的问题,现在张阳一死,此事就意义不同了…;…;我且问问大掌门那边怎么说吧…;…;”

    何所能也没有意外的说要联系大掌门,毕竟死了一个张阳,那可是灵越派派过来执行任务的,这下不是谁有没有道理的问题,而是谁拳头夠硬的问题。

    所以他们两位八劫真仙,还真没打算帮我说话的,别到时候灵越派压制下来,谁也扛不住那就麻烦了。

    “可以,我天一道也不是怕事的门派,我就不信他们各个弟子都是八劫!”我冷哼一声,通常这个时候,雪倾城肯定是无条件站在我这一边的。我只要把七劫巩固,一个人对付一个八劫还是有把握的,还有三只八劫的荒兽,天一道的剑头实力根本不怂任何二流门派,况且雪倾城跨劫都能干掉对手,真打起来还不定谁吃亏。

    当然在弟子上面,我们天一道因为起点低,还差了老大一截,但他们真会跨这么远的地方来打我们?恐怕只为了一个张阳,还不至于大军兴师问罪吧?况且以张阳这暴脾气,在门派里有可能人气爆表,跟李相濡那样能获得所有女子芳心,还是如掌门一样对所有弟子有凝聚力?

    我这话说出来,何所能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所以说到:“咳咳。张道友确实…;…;也是太冲动了,杀人者被人杀之,似乎…;…;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这两日内,肯定我们两方都会陆续的来人。于情于理,还望索道友好好沟通下才好…;…;”

    索权听完何所能的话也没明白,但索箐倒是听懂了,说道:“叔父,这是说我们没拦住张师伯…;…;”

    “什么?!”索权一听。顿时有些郁闷,但这索箐后面还有话没说,他只稍微想了一瞬,就明白了过来,这张阳来得快了些,还送死了,可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了,而这两日肯定还要来这类八劫的高手,而且还是正邪两道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