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七十三章:
    她可以绝顶霸气不顾一切,也可以阴险狡猾近乎灵妖,绝情甚于寒冬傲梅,但现在,却像是等待我时刻庇护的柔弱少女,情感复杂如她,我有种难以把持的心情波折。

    我心中也十分的迷茫,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起,好几次的来去过往都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她开心时那抹灿烂的笑容,也感受过即将失去她的没落,现在看着她难过的我,心中却莫名跟着痛了起来,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坚持,我不懂,但我却知道我喜欢她。

    “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的心中仿佛再也挪不去她这尊神女,有时候这就是一种未知的执着,只是没有人愿意承认而已。

    雪倾城仍旧没有看向我,这一次她选择了漠然,并且转过了身,离开我的面前。

    看着紫色的衣裙仿佛下一刻再也消失不见,我心中不禁一阵的失落,这种即将失去的感觉就,仿佛会生生的把心撕开。

    我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她。

    “放开。”雪倾城冰冷的声音,彻骨难受,我这时候才她的坚持来的多残酷。

    我没有松开,而是把她拉了回来,认真的说道:“倾城,之前在死亡沼泽让你独自为战开始,我就保证过以后不再让你陷入危险中所以不止是以后,这一次也一样,都不会再让你感到孤独了。”

    “我我很害怕再一次把自己托付给你,这种不能独自掌握,让我很难受,你明白么?”雪倾城摇摇头,脸上已经全是漠然。

    我瞬间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一个独立解决一切,一个掌控着一切几千年的女子,从来都是这么过来的,要让她忽然的感觉到脆弱,感觉希望,想要得到依靠,那样的感觉确实十分糟糕,因为自己去解决一件事,即便失误也只不过是自嘲能力不够。

    但如果是满怀希望的等待自己的心上人来救援而不可得呢?那种绝望才是最难受的。

    所以人们常说,如果不想,就不要给与希望,因为一旦有了希望,绝望的时候会是深刻的。

    “我能明白一直以来你的处境,同样知道你的不易,我也知道是我把你变弱了,毕竟一直以来,你一个人都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是么?”我苦笑道。

    雪倾城摇头,忽然笑道:“现在的我一样很强,一样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可却也再不是心无旁骛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是好是坏,因为有时候忽然想到你的时候,就会忽然感觉到有力量涌上来但有时候,却感觉好生无力,仿佛意兴阑珊,什么都不愿意去干了”

    “这”我怔了好一会,雪倾城似见我接不下去,说道:“这怎么了”

    “这不像是拥有三千面首的人说出来的话”我用苦恼的表情说道。

    雪倾城想都没想,一脚就踹到了我的小腿上:“你也在其中!”

    给踢一下我当然什么事都没,甚至她会觉得好受些,所以我装成一副痛的样子,说道:“不是说没有的么?你不会还真打算收下这么多的面首吧?”

    “要的!”雪倾城详装发怒的样子。

    我连忙哀求起来:“你可别这样了,虽然威风是威风,不过天一道可是名门正派呢,要注意形象。”

    “你自己何曾有名门正派掌门的样子?以前还有后宫军团呢!别家三五个已经是少见,你却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为荣,此事竟闹得沸沸扬扬,搅得连我的神庭都乌烟瘴气的。”雪倾城说道。

    “哈哈,连这事你都耿耿于怀,你明知道是有心人要黑我。”我笑道。

    “都有谁,名字我可都记着,别忘了当年我可是活生生站在你身边呢。”雪倾城哼道。

    “话说回来,当年你可有给人诟病是我后宫团的?”我不禁好奇起来。

    雪倾城愣了一下,随后愤然道:“谁说没有?当时我自己都郁闷呢,本来想要遮脸蒙面后再接近你,结果平白无故韩珊珊还给说我这手高明,玩的是什么朦胧美这脑洞大开的丫头哼。”

    “呵呵,那韩珊珊这丫头挺好。”我忽然笑起来。

    雪倾城听罢也面露怅然,说道:“嗯,是个好姑娘,就是太跳脱直白了。”

    “这正是她的优点不是?”我说道。

    “你和她们想来相处也不是一天半天,多是熟悉的吧?当时你偷偷开走宇宙战舰,大家伙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呢。”我想起多年前古仙界大战的事情。

    “国家大事,岂能儿戏?那时候总要断个干净的,相信她们设身处地,亦会如此。”雪倾城倒是很干脆。

    我点头,说道:“你倒是干脆,可把我们坑惨了。”

    “结果我两相争,让旁的得了好处了。”雪倾城还是对之前的事有些郁闷。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现在神庭的情况如何了,五大世界怎样了,下面是否还纷争不断?”我估算不出我们不在后的境况。

    “神庭建立的基础就是我,如果没有我在,即便这座机器还在运行,又能支撑多久?不过是木架子,看似庞大,其实一推就倒了。”雪倾城叹息的看向我:“上来的那一刻,其实就注定你赢了。”

    “但我赢得并不快乐,最后落得孤家寡人的下场。”我苦笑道。

    雪倾城飘了我一眼我,说道:“跟着我很委屈么?”

    “不委屈,只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吃独食总是要招来坏运气的。”我说道。

    “胡说,真这样我岂不是死了好几回了?”雪倾城驳斥道,却拿出了袖中的通讯仪,看过之后,她回过头看向了很远之处的长老驻扎的地方。

    我也在这时候,看到了远处已站着一位长老,面带着急之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那位长老发现我们都注意上了他,连忙飘了过来,急道:“掌门、大长老,不好了,天一道那边出事了!”

    “什么事?”我当即眉心一跳。

    “驻点那传来的消息,前方华夏月华宗主说天罡宗此次大举入侵四大门派的领地,他们自称除魔卫道,前驱是星月宗和辰阳宗!弟子拢共三万!问我们怎么抵挡?还请掌门和大长老示下!”那长老马抹着冷汗说道。

    “什么除魔卫道要挑在这时候?早干嘛去了?什么时间的事情?”我脸色一变,天一道等同中部,而丹云门地界在西边靠近金仙道的位置,这一来一往,时间很仓促。

    “就在我们从天一道主宗门出发后不久就有消息了,只是当时没有确定,后来我也禀报过掌门此事,因为得到的情报多是一些普通骚扰,所以掌门令我吩咐加强防御而已,却不知道这次事情竟是对方先放迷烟,暗里集兵一处。”那位长老说道,他是负责管理驻点通讯的其中一位长老。

    “倒是小看他们了,不过怎么算,时间应该也足够。”我说道,随后又一想,说道:“金仙道那边呢?难道和天罡宗谈崩了?就不打算派兵?”

    “三掌门那边?”那长老一惊,随后摇摇头:“那边我们没消息呀”

    “妈的,给这三掌门阴了!这家伙丧心病狂到这程度了。”我骂道,旋即看向了一群长老中相当显眼的昭云:“昭云姐,过来下。”

    她的穿着不是天一道的服装,所以难免有异类之感,而给我这么一叫,昭云当即啧了我一口,可还是飘过来了:“我们那边也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