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老姜
    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老姜

    这使者听说是位七劫的真仙,不过我和雪倾城因为要处理丹云门的事情,也并未前往迎接,毕竟三掌门那边之前对陆歌可没有什么好的待遇,现在正打算打压天一道呢。

    所以实则只能是全程在陈法的带领下,来到了神塔上面的掌门殿,因为现在雪倾城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所以直接免去了接见对方,由我这位大长老全权代理。

    “夏大哥,来了。”孙陌尘提醒我,我看了一眼正和程青帝聊天并行走入掌门殿的青年,面无表情,看向了陈法,陈法就像是小尾巴似的跟在后面,一脸的不高兴,估计一路上没少吃瘪。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我淡淡的说道,一路上还聊得正酣,我哪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那青年微微皱眉,显然有点和我不对付了,这位年纪轻轻就已经七劫,确实有傲人的资本,也怪不得给三掌门重用了,换了其他人,估计这么年轻也没那么好的职位。

    特使这种职业,等于代君行令,那是三寸鸡毛都能当令箭的威风,对于比自己职位高的,呼来喝去都是相当随意,当然不会把我看在眼中。

    而且往往就算是比特使还强大的高位者,还得对其贿赂一二,要不然怕特使回去后胡说八道使得更上位者嫌恶,毕竟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不是?特使因此成了肥差中的肥差,也是程青帝如此笃定的原因。

    青年因此才会年纪轻轻就练得眼高过顶,一副傲然神色,甚至到了掌门殿,还不打算行礼。

    听我问话,那青年全无报名的想法,鼻中轻哼一声,说道:“夏大长老,我代君行令,吩咐你几句话……”

    “吩咐?你谁呀?”我森冷一笑。

    “三掌门亲命我为特使,我代君行令,吩咐你天一道几句话!”青年有些愤怒的说道。

    “呵呵,你是谁?我怎么知道三掌门是哪一派的哪位?你又是哪一派哪位,吩咐我天一道,凭什么?既然我都不认识你,我又凭什么听你的?要不我干脆把蛤蟆大仙唤上来问问它为何失职,你又怎么到的这里?”我阴冷的笑起来。

    那青年怔了一下,随后看向了程青帝,一副疑惑的样子:“这……”

    “呵呵,恐怕莫君不知道天一道夏大长老的脾气,那是气吞山河如虎呢,还请你谨言慎行,莫要着恼了他,以免招来言辞奚落。”程青帝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顿时让叫莫君的青年非常的愤怒。

    “哼,我莫君越行走左近门派不知多少年,还未曾受此等礼遇!”青年大怒回头瞪着我。

    “很特殊吧?那既然你都说是礼遇了,喜欢就好,不用宣传出来,我这人不经夸,一夸就忍不住会笑。”我阴险的笑起来:你对我耍威风,现在我耍起来你还不乐意了,这是什么道理?

    那青年更是怒火冲天,说道:“很好!既然你如此冷遇特使,这令我是不传了,我看你怎么跟三掌门交代!”

    “咦?我好生接待你,你自己都说是礼遇了,现在反倒说我冷遇,这颠三倒四,是何缘故呀?”我顿时一副为难的样子,然后看向了旁边的孙陌尘,以及一些新认命的丹云门核心长老和尚未离去的宗主:“诸位刚才都听到他说我礼遇他了吧?”

    “正是如此!”一群长老和宗主全都出来撑我,细细算起来,这莫君越还真的说过,只是说的是反讽而已,但说了就是说了,谁管你反讽还是说真的?

    “那就是了,你如此颠三倒四,看来不是我的缘故了,那又是为何不传令给我?莫不是不把三掌门当一回事?这么回去,我看给三掌门怪罪的是你吧?”我笑嘻嘻的说道。

    这莫君越平时趾高气扬习惯了,第一次给如此羞辱,气得是咬牙切齿,怒道:“小子,你不过是六劫的小仙,放外面还得叫我一声上仙,如此嚣张,莫以为真得志了?”

    “正常对话,还能拿这个来秀优越感?得志如何?不得志又如何?”我讥讽道。

    “你!”给一个六劫真仙戏耍,莫君越当然是气得不行,但他肯定是知道三只荒兽在底下,可不是发火的时候,真要打起来,那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程青帝脸色一副阴郁的样子,嘴角却冒出了一道冷笑,说道:“看来莫君是没有给夏大掌门看在眼中呀,不过老夫之前也受到了此等礼遇,可不仅仅是莫君你……”

    “既然不是传令的,那还有事没事?没事赶紧离开吧,来人,送客!”我皱眉说道,结果只是寻常例行公事,但这却让莫君越火气都点燃了,加上程青帝适时一笑,说道:“夏大长老在天一道一手遮天,连三掌门都不放在眼中,莫君,我与你以兄弟相称,可不想让你遭遇不快,还是赶紧走吧,莫要恼了夏大长老。”

    “程兄休要劝我,真没想到之前你提醒我是给他们逐走的,连新收的丹云门都丢了,我还以为说笑,却没想到真的这般不待见外人的浑仙!”莫君越已经是气得不轻,加上程青帝居然表现出了忍让一面,他难免有些郁闷,加上孙陌尘还在我身边一副轻看他的样子,他一个青年如何受得了给美女轻视?

    加上自己特殊的特使身份,竟给逐客令赶出这里,急于想要表现自己,莫君越指着我接着说道:“好一个跳梁丑儿,不过区区六劫,居然如此的嚣张,今日便要教训下你,让你知道什么叫隔一重如隔天!”

    “知道叫隔一重如隔天,还不赶紧滚,真要我出手,怕你就回不去了!”我冷笑说道,已经召唤了蛤蟆大仙,因为最近要谨防有人忽然闯入神塔惹事,早就给蛤蟆大仙和神变鱼装了通讯仪,预防稍微有风吹草动而来不及找帮手,毕竟我一个六劫真仙,实在是脆弱得很。

    “小崽子,今日就弄你个半身不遂,让你猖狂!不知长幼!”莫君越怒而拔刀,一刀就朝着我迎面劈来!

    轰隆!

    整个掌门位一分为二,我却已经缩地到了广场那儿,而孙陌尘和诸位长老也全都飞出了外面。

    这莫君越狠戾的回头,再度朝着我冲过来,而他身后的程青帝,此时此刻露出了一副得逞的阴笑,他吃瘪回去,正愁没人帮找场子,现在来了个帮手,当然能利用就利用,所以在背后不知道帮我给莫君越拉了多少的仇恨,让对方恨不能生吃活剥了我,现在莫君越如此,他哪能不高兴?

    姜还是老的辣,现在横竖无论结果,我反正是摊上大事了。

    我当然清楚明了这里面的道道,玩手段,我也不会差了,只是现在根本不屑而已。

    “知道长幼,还在这里大呼小叫,让走不走,还打算教训我?真觉得你一介七劫真仙,在我天一道里横着走,想打谁就打谁?”我冷哼一声。

    “我看谁敢拦!打的就是你这小畜生!”莫君越愤然又是一刀划过来,这一击直取我面门!

    这也难怪,一个特使斩杀一个六劫真仙,还真不算什么。

    但这时候,一声低沉的嘶嘶声,神变鱼已经以非常快的速度冲过来了,还没等莫君越的刀子扫中我,巨大的口舌已经冲到了莫君越的面前!

    莫君越确实感觉到了一股骇人的气息,但因为收刀期间,那气息已然到了面前,他竟有些来不及反应就面前一黑!而在我面前,莫君越已经消失不见了!

    其实也不怪他反应不过来,神变鱼速度确实是三大荒兽之首,当时蛤蟆追它的时候都给它甩得尾巴都看不到,何况是差了一个劫数的莫君越?

    因此这一下干脆利落,连莫君越都没及时想起要逃脱。

    但进入了娃娃鱼嘴里的莫君越还是奋力的挣扎起来,我在一旁甚至清晰看到娃娃鱼的大嘴动来动去,仿佛正给对方攻击而左突右突的样子。

    可惜也不过是徒劳罢了,娃娃鱼仿佛有些不耐烦,大眼珠子左右一看,最后又看向了我,结果发现没人制止它后,很放心的咕噜一下,就把莫君越吞入了腹中,这下子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程青帝木纳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恍若石化了一般,自己带来的特使给怪兽轻易吃掉了,这就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