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睡了
    “你们师父现下在哪呢?”我捏了捏眉心问道,心中也是有些烦闷,记忆中还是第一次睡在女子闺房之中,所以问完没等回答,我就打量起了这闺房来。eww%om

    和客房不一样,这明显就是孙陌尘的房间,因为墙上挂了好些女子才喜欢的花巧摆设,而且有许多精致的女子小玩意放在了台上,加上精致的花瓶还有药花,还有

    看到床下一双女鞋,我瞬间跳了起来,我的娘呀,这不是孙陌尘的小绣鞋么!

    我脸顿时又白又青,这瞎子都看得出来呀,而我的鞋子,还并在了她鞋子的旁边,这下好玩了,难不成昨晚

    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我心中顿时乱成一团,这女鞋难道还能无缘无故摆在这?

    “师父一早起来,就去药房带弟子们挑拣药材去了,眼下还没下课堂呢。”小药童在外面说道。

    我顿时是泪流满面,这一早起来?那不是说,孙陌尘昨晚也睡觉了?我了个去呀!这小绣鞋肯定不是女道鞋子,那也是在道观里能穿的,平日里等同休闲的鞋呀,她现在一早去上课,当然是穿了道鞋的,这小绣鞋留在这也不奇怪了!

    这回是完了,我估计是我们俩昨晚都喝多了,跌跌撞撞或者误打误撞就睡一块去了吧?

    孙陌尘因为生我的气,所以昨天晚上我就看到了,她也喝了一些小酒,这回可好,一夜怎么过来的我也全给忘了,到底后来怎么睡这的,也根本记不起来。

    睡意全消的我连忙一挥手袖,衣服就出现在了身上,匆忙之下我随意洗了把脸,就飘了出去,两个药童都懵了的看着我,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很快就到了丹房,远远看进去,这孙陌尘正在和几个药童讲解药材呢,我特意打量了下,她穿着上还是丹云门的道袍,脚下也是道鞋无疑。

    似乎早就现我的到来,她讲解完一株花药,就看向了我,但见我一脸的复杂神情,她脸上忽然闪过了一缕的绯红。

    我心中再度泪流满面,你说你平时脸红就算了,你现在脸红,这不是潜在意思里确定了昨晚跟我睡过了么?

    “师父呀,昨晚到底咋回事呀,你可要给徒儿解惑呀!”我干脆的闭上了眼睛,以神念沟通起了李古仙。

    李古仙的冷笑声很快随着我额上的冷汗冒出来,她也只蹦出了‘酒不自量,与我何干?’就不见吱声了,看来她也不打算理这一茬了,毕竟我不知控制酒量,等同把自己陷入危险,这点她是万万不会高兴的,现在醒来才问她,她不解答也正常得很。

    心中郁结的我这回是暗自烦恼,不过很快就现自己的通讯仪中传来了几道信息,我连忙逐一查看,第一道是这6歌准备到了,第二道是赵极的,他要亲自跟我一起回天一道视察工作,并护送第一批资源前往,等天一道那边逛一圈,今年两大门派给金仙道的贡品应该也在路上了,我们再沿着贡品之路,一同跟使团前往金仙道,除了回报今年的情况外,还要跟金仙道提及天一道的事情。

    还有一条信息是张丹云的,他高度评价了这一次谈判的质量,随后赞扬了天一道和我的各种表现,以及对以后丹云门、青帝门、天一道之间合作的期待等等,多是一些场面话,倒也没太多的深入。

    看来这张丹云表面上当然是好掌门,至于一些见不得台面的,肯定还是得赵极处理,这也就怪不得赵极的地位扶摇直上了,那家伙确实是干坏事的一把好手,深得张丹云的器重。

    看完这些信息,我松了口气,至少没看到孙陌尘趁着上课来‘你要对我负责’云云的消息就好,至少还留有一线希望不是?

    似乎看我在外面徘徊,脸上阴晴不定,孙陌尘早早就让药童门下课了,随后脸红扑扑的到了我面前:“夏夏道友,可有什么事么?”

    心中本来有万千的问题,但等她真的站在我面前,我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直接问:昨晚你把我睡了?

    深吸一口气,我看左右药童都在注视,就看向了之前丹房不远处有处天渺峰,就说道:“方便借步天渺峰?有点事想问你”

    孙陌尘脸上再度一红,放在身前的两手,不自觉的扭捏了下,我暗道完了,越是不好意思,就代表越有问题,这不会是到了真的有那么不好意思的程度吧?

    “嗯好。”孙陌尘稍微犹豫后,很干脆的答应了,并且跟着我一同前往这天渺峰。

    到了白云苍苍的峰顶,孙陌尘仍有些不自在的看着我,我也瞬间给看得不好意思起来,但毕竟来的过程中考虑到了最坏的结局,所以还是硬着头皮问道:“昨夜我实在是不知自量,以为轻视了丹云门的美酒云丹清,喝过头了所以醒来竟在孙道友您的闺房之中唉,我真是无地自容的很,不知道我昨晚还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有没有让道友难堪亦或者”

    “没有”孙陌尘很干脆的打断了我,但此时她眼睛斜视,并未和我双目对上,哪里像是什么都没有的表情?

    咕噜,我咽了口唾液,深吸一口气,说道:“孙道友,你直说吧,如果我真的做出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一定会负责,真的,我不是那种人”

    “没有你不用负责是你多心了。”孙陌尘连忙说道,但那双眼睛,怎么能骗过我?

    “可我醒来,是在你的闺房里。”我暗道这孙陌尘确实是个淑雅静怡的姑娘,到了这个时候,竟还不愿意道出实话来。

    我叹了口气,十分渴求的说道:“唉,这事始料未及孙姑娘,昨晚到底出了什么事,你直言就好我希望你全无隐瞒,要不然我肯定要受到良心谴责,于心也难安。”

    看我表情这认真,孙陌尘似有些不忍,犹豫了下才说道:“夏夏道”

    “你叫我夏大哥吧,别叫道友了,我知道之前的事让你难堪了,你别介意”我当即说道。

    孙陌尘听罢,双目蒙上了一层朦胧,我吓了一跳,暗道我自己真是喝多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简直是禽兽不如了!

    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只能是又叹一声:“孙姑娘,对不住我真的会负责的我就知道醒来在你的床上,肯定是唉,怪我那你愿不愿意和我回”

    结果孙陌尘一愣,旋即连忙摆手打断了我说道:“啊?不不是的,我们没有没有那个真的没有”

    “什么?啊?”我也怔了,看她的表情,现在才现我问的哪回事不成?

    “夏大哥睡在我床上,也不代表我们就那个了昨晚昨晚其实是我扶你回来的。”孙陌尘小心的看着我,见我还是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表情,她只能是轻叹道:“但我当时是是想把你扶到客房去的,可谁知道夏大哥一直一直”

    “一直怎么样?”我连忙问道。

    “一直搂着我,还叫我媳妇姐姐我就算怎么推你都不放开后来我解释要扶你去客房的结果你却质问我是你媳妇为什么不和你睡睡我的那主卧房我看你执拗,只能是和你一起睡了”孙陌尘语不快不慢的说道。

    我一听,嗯,标准的酒后吐真言呀,我这是想媳妇姐姐了不过,怎么一听,好像不大对劲

    “啊?你你说只能和我一起睡了?”我反应过来,当下就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