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贿赂
    不过即便是二劫左右的元气水平,但好歹也是三劫的脉络,加上粗壮的脉络和纳灵法,也是不虚一般三劫的真仙了,所以只要不是遇上五劫的仙家,我根本不需要恐惧。.

    而这小宗门里,掌门才不过是四劫而已,过这个等级,怕都不会呆在这里了,所以我地气也难免强了不少,那弟子看我精神不错,当即笑道:“大师兄,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好事了?说与师弟听听让师弟也高兴下?”

    我上下扫了他一眼,说道:“你虎呀?让你面壁,你还高兴得起来?要不我让你面壁个几天试试?还是你觉得在悬崖上还有什么神功秘籍,捡到了就能当圣人了?”

    那弟子吓得连忙说道:“大大师兄,我就是说说,我哪能故意去面壁呀”

    “赶紧的走吧。”我一甩袖子,率先他一个身位离开,那弟子也只能是跟上了,而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玉尘的大殿那里。

    此时,除了华夏月之外,其他的几位师弟、师妹也都到来了,其中还多了一位二劫的女弟子,额上和我们一样,都有一朵小型的圆月,应该是代替米末的新女弟子。

    “大师兄!”一群弟子看我落地,都连忙跟我打招呼,连那长得也挺好看的年轻女弟子也跟着叫起来,倒让我享受了一回当‘大师兄’的劲头。

    “嗯。”我心平气和的点了点头,随后在华夏月面前行了弟子礼,打起了招呼:“师父,弟子来了,不知道师父召唤所为何事?”

    “其他弟子先退下。”华夏月斥退了其他弟子,随后看向了身边的一位看着长相颇为刻薄的老太婆,对我说道:“这位是鲁长老,戒律殿分堂的长老,前来调查米末之事的,现在想来问你些话,你需得如实回答。”

    “是,师父。”我心道果然是来了,不过按照之前华夏月的说法,我的道法绝对和奸细没法子联系上,所以我倒也没什么好紧张的,因此我也对那老太婆一鞠躬,然后打起了招呼:“鲁长老远来辛苦,若是有什么需要问弟子的,尽管问就是了。”

    那老太婆从进来开始,就盯着我不放,但即便见我这么有礼貌,也仍旧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就是夏一天?很好,刚刚入我青帝门,就打伤了加入已经数年的三劫弟子,想必不是身怀克制我们青帝门的邪法,就是实力很是群吧?今日本长老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邪法如此的厉害,居然能够对抗一个三劫弟子和其他六位师弟妹的齐攻。”

    听到这老太婆的话,我暗道怎么跟兴师问罪似的,所以免不了看向了华夏月,却只见她面带一丝凝重,似乎并不大敢帮腔我,可见这戒律堂有着相当的权限,就算是长老,实际地位应该也比她要高。

    “哦,那该怎么审核?”我笑道。

    “不要嬉皮笑脸!”那鲁长老见我笑,脸色骤然黑沉下来,我笑容僵住,而华夏月只是淡淡的说道:“原地施展当时的法术就行了,鲁长老也需要看看你的道统脉络气息,从而分辨出是否有问题。”

    老太婆没有反驳,显然程序上正是和华夏月说的一般,我想了想,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纳灵法,只不过法术皆是默念,并没有让对方知悉这是什么法术。

    而纳灵法施展而出,瞬息就抽干净了周围的元气,包括那老太婆和华夏月身上的一些元力,也给我吸收去了一些。

    其实这一趟实战的纳灵法,和之前华夏月看到的一样威力,不过细微之处在于我这次脉络动用到的气息十分的少,少得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所以她才微微一怔,毕竟这已经是很明显的压制了,有此她可以测算出我施展全力的时候,将会是什么样子。

    但那老太婆因为没看到过之前我曾经施法,倒也没对我是否全力施展而有异议,只是一副细细咀嚼的表情,好一会后目光中露出了一抹异色后,忽然的怒道:“听说你是什么遗落之地的遗民,但你却为何使用了别家的功法?这种功法,我曾经在敌对门派那见识过!你一定是别派来的奸细!哼,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没有就赶紧承认,我们戒律堂可不是好糊弄的!”

    我这一听,只差没破口大骂这老太婆无耻,但还是隐忍的说道:“鲁长老,我这法术当时给师父看过了,她都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这明明是量劫之前的法术,怎么就成为别派的法术了?还有,这敌对门派,又是什么门派?这我尚且不懂,长老就说我是奸细,是否太过武断了?”

    “还敢狡辩?!华师妹从未参与过门派和门派之间的大战,怎么知晓他们的招数阴狠能迷惑心灵?你这法术断然是敌对门派无疑!现在既然敢不承认,就跟我回一趟戒律堂!我看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老太婆怒道。

    “呵呵,跟你回去屈打成招么?”我阴险一笑,那老太婆顿时是怒不可竭,还想要伸手拿我,然而华夏月这时候竟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拦在了我们俩中间,道:“鲁长老,你这话,说得是不是太绝对了?师妹虽然没有参与门派之间的征讨大战,但这些年来巡逻之时,也不曾少遇过对头的弟子长老,若是一天的法术和他们的相通,我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那是你见识不够多!这样的弟子我见过多了,到了戒律堂,什么都会说出来,华师妹,你还是赶紧让开,免得惹祸上身,包庇一个奸细,如果我捅上去,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老太婆立即威胁起来。

    我嘴角挂着冷笑,打算再讽刺她几句,但这时候华夏月却拦着我,咬牙和对方说道:“鲁师姐,是否这位弟子之前多有得罪了您?若是没有,何必用这样的罪名来拿他?谁都知道去了戒律堂,是对是错也都是掉一层皮,若是如此,不如得饶人处且饶人,此地没有外人,我这里给你送一份厚礼,算是赔礼如何?”

    说完,华夏月伸手进了袖子,准备拿出点什么来贿赂对方,那老太婆目光一亮,但一看这华夏月拿出的是一套冰针类法宝,她眼睛不由眯了起来:“呵呵,华师妹连自己的贴身法宝都拿出来了,看来这弟子对你还真是重要,不过未免太过小看我鲁絮了,这弟子摆明就是奸细无虞,你就算拿出法宝来贿赂我,我也不会放弃拿下他,奉劝你收回冰玉针,免得我当你包庇奸细!”

    从对方表情上,我已经知道这老太婆也是贪财之辈,只是华夏月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足够进对方眼界里,所以对方才会如此拒绝。

    华夏月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脸色很不好看,说道:“若是鲁师姐觉得不够,我还有一些丹药,和这冰玉针一起都给你如何?”

    “什么丹药?”果然,鲁絮脸色稍缓,而华夏月又从袖中摸出了几个盒子,打开让对方亲自品鉴。

    那鲁絮看了几眼后,沉凝一会说道:“看来我可能也有走眼的时候,想不到华师妹居然还有那么些好丹药,也好,看在华师妹对我青帝门贡献颇多,自然绝非奸细,而这弟子应该也是道法疑似对头门派而已,我也极有可能走眼,这样吧,东西我这就拿走了,照例我也会这么报道戒律堂,至于后续还有什么事,且先等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