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防老
    第二千四百三十七章:防老

    “肯定会一并洗掉呀!不过只要修为不掉,你现身说法让他们重新体悟不就好了?你想想,陈太仙和百里决,为何叫李相濡做恩公?就是他洗掉了两位大能者的记忆后,肯定会产生一定副作用,毕竟体悟肯定和记忆对不上,而他立即用了某些方法,将他们的修为体悟重新整合!嘿嘿,你说当不当得恩公这称号?”韩珊珊似笑非笑问我。

    “嗯,洗掉记忆,修为虽然不掉,但记忆肯定无法控制这么强大的道力,一旦反冲或者如何,立即就会走火入魔,而李相濡趁机出现,对他们进行强制整合……那无疑就是重新给了他们生命,说恩公都是轻的,再辅以石棺和仪器的控制,就能将他们牢牢控制,令他们乖乖听命于他!对他们还可说是必要措施,简直是一石二鸟!”我心中一凛,不过这实在是太过歹毒了一些,所以我又说道:“不过……这事情做的有些不大光彩,真这样做了,我岂不是成了第二个李相濡了?”

    “哈哈,姐就知道你肯定受不了良心谴责,不过,这两位可都不是什么好人,反正禁卫做的事情可都下手黑得很,你看看他俩的面相,一个看着吊儿郎当,什么都不在乎,实则阴险狡猾得很,出了事铁定了第一个跑路,那边那位女的,别看一副正儿八经的,实则比那吊儿郎当的要老油条得多,现在的表情就是吃定你了。”韩珊珊嘀咕说道。

    我看了这两位一眼,确实还真是那样的,虽然我也知道他们都不是什么好鸟,但本能上还是不愿意干李相濡干的事情,所以又道:“不愧是刑警出身,看人看到骨子里了,但李相濡做的事情,我却不屑去模仿……”

    “知道啦,其实谁都知道人性本善,正是遭遇的事情太过残酷,人性才会逐渐变恶,所以让他们从记忆点中最美好一段重头再来,不再遇上倾城若雪,不再成为神庭的神仙,或许也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呢?虽然我们和李相濡一样,也是选择了这点,但却和李相濡背道而驰,他想让他们为恶,而我们却让他们向善,甚至还不用仪器去控制他们,而是帮助他们度过这个难关,以后任由他们去留,即便是出去了,至少随着他们经历的变化,一段时间内,也不会阵营分明的再回到神庭,你看能接受么?”韩珊珊提议道。

    “这点倒是可以接受,不控制他们,而是让他们的恶去除,给与他们一个从头开始的机会么?”我喃喃说道,心中对这办法已经是赞同了七八成,如果不跟着倾城若雪,或许他们的人生经历也会改变,也就不会再变成坏人了。

    看到我和韩珊珊在互相传音讨论什么,王晞丞和段淑瑜都面面相觑,彼此都露出了不信任和恐惧的表情,可见在神庭的时候,这两位同样都是不信任任何同伴的存在。

    我冷哼一声,随后说道:“王晞丞,本来你已经是必死的格局,但我心存一丝妄想,想要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愿不愿意重头再来?”

    王晞丞顿时面露喜色,说道:“愿意愿意!鬼皇!你说的我都愿意!我出了这门一定改过自新,一定不会再为恶作怪了!”

    “不,我说的是改过自新的机会,你愿不愿意重头再来?”我面色阴沉了下来,显然意思就不是他想的那样,直接放他离开。

    王晞丞如同天上地下瞬息走了一回,面色惨然的说道:“鬼皇这还是要杀我?”

    “不,我说的,是消除你的部分记忆,大概会从你人生中最美好的那时候为开始,好比你成年之前无忧无虑开始。”我表情开始缓缓变得冷淡起来。

    王晞丞听罢,犹豫了下忽然一笑,然后面露尴尬的说道:“鬼皇,我看……要不就不必了吧,我出生于一个边境活跃小世界,小时候吃不饱睡不好,父母双亡,所以周边没谁是对我好的,把我卖来卖去,骗来骗去,最后还把我丢大街上去了,所以这小时候开始,偷蒙拐骗,我啥事情没干过?所以鬼皇想要把我记忆抹除到那时候,恐怕还没现在好呢,你让我如何从最美好的地方开始?”

    这段淑瑜也是阴险狡诈,知道自己怕也难逃洗脑,但他和王晞丞不一样,她不是笑,而是苦叹一声,也不说破看穿我们的计划,而是以回忆的角度来描述道:“唉……听王仙官这么说起童年往事,倒是让我有些感同身受,但我似乎是更惨了些,当年家里穷,五岁还是六岁的那年,妈妈就失心疯跑了,而妹妹因为家里没吃的,最后饿死了,我亲眼偷看到饥肠辘辘的父亲,把妹妹当肉炖了,最后还叫上我一起吃,那时候我聪明,装着肚子疼逃了,还跑去报了官,可结果呢?给父亲拉了回来,打了个半死,后来的某日半夜,我趁着他熟睡的时候,把他杀了,随后官府上了门,想要把我抓回去,幸好我那时候聪明逃了,躲进了山里,那时候闹大饥荒,官府也不愿意为了我这么个孩子而奔波,最后,我撞上了躲在山里的强盗,就跟着他们成了一家人,从此往后,杀人越货,过着人吃人的日子,幸得某日一仙家撞上,说我道运罕见,就带我入了道……”

    我和韩珊珊面面相觑,几乎是异口同声说了一句‘这也太悲惨了吧’?

    “兴好有那仙家,要不然段道友是要落入歧途了……”我叹了口气,然而这段淑瑜却没有罢演的意思,又是苦笑道:“呵呵,鬼皇有所不知,其实我还宁愿和强盗一起,长大了,或许活个几年,给官府撞上砍了脑袋算了!”

    “嗯?难道这还没结束?”韩珊珊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段淑瑜一副视若无睹韩珊珊表情的可怜相,说道:“可不是?那仙家就是个邪门歪道,在仙门里,也从来都是干着黑心的事儿,我从小耳濡目染,也是只能学着坏到了古骨子里才能活下去,所以这日子,可真把我熬坏了,还真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再后来,我撞上了好运气,才经此而一跃入了神庭……”

    那王晞丞给这段淑瑜的抢眼表现表现狐疑得一愣一愣的,但反应过来自己是给人家当梯子使后,就脸色阴沉起来,忙不迭说道:“段仙官,我多年认识你的时候听你讲身世,可不是这么说的呀?你说你出身富贵,以前是……”

    “滚,我什么时候富贵过了?我那不是骗你么?当时大家都往上爬不是,谁不想自己出身高贵点,让上神看起来舒服点?”段淑瑜继续的狡辩道。

    那王晞丞给这一抢白,顿时是哑口无言起来,好半响才说道:“段仙官,你这可不行,那不是忽悠我么?”

    “我忽悠你?哼,你当时不是说你……你出身在世代军侯世家,背后有大家族支撑么?”段淑瑜也立刻把王晞丞的假面皮撕了下来。

    看他们为了比惨,竟到了互相争吵的局面,我和韩珊珊再度大眼瞪小眼,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两位可也是忽悠人的能仙异士了。

    我很快冷下来了脸,说道:“你们什么身世我不管,既然是都是小时候快乐,那就把心智和记忆,都洗到四五岁的时候吧!如果嫌不够,我还可以把你们洗成婴儿那会的,都说人性本善,这点反正不假,养上两位天真快乐的二劫真仙宝宝防老,我看大家都会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