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旧忆
    同样的剑意,相同的意境,还真不愧曾经一个是剑奴所创立的门派,一个则由道主所建!它们有着各自的共通之处,也有着相互之间的联系,李破晓使用云庭剑影,而李破晓所施展的蹉跎剑仙中,也同样是以剑绘景的绘出了的云庭仙阁来!

    两座巨大宏伟的宫殿群相互堆叠在一起,李相濡还没有动,而李破晓同样把剑气压缩到了极致,这两种情形,仿佛成了一个仙尊,面对一个蹉跎凡仙!

    李相濡高高在上,长剑指着对方默念口诀,磅礴的剑气如八扇羽翼,在他背后扑腾而出!

    李破晓站在楼阁的台阶下,因为故意压缩了剑气,所以身上连金光都不见了,青色的道袍下,只有仿佛凡人的躯体,但那问问握着的不灭神剑,却让我一阵的窒息!

    如果说起两位谁更危险,我毫无疑问会选择引而不的李破晓!

    轰隆!

    两者一上一下的两个点,瞬间却连成了支线,猛烈的撞击起来!长剑互相的碰撞,使得周围的宫廷楼阁纷纷给轰落坠下,无数的景色就这么给他们轰飞!境况直接陷入了胶着!

    李相濡的剑霸道绝伦,不愧是出自于古仙道,有着李古仙的天剑霸气,所以他每一招每一式,都爆裂绝伦,仿佛开山裂石一般!这就是李相濡的绝招‘与剑相濡’!在这里,完美而彻底的体现了!

    而李破晓却完全走了相反的路子,他的剑气一收一放,完全不浪费纤毫,但浓缩后爆而出,却绝对不比李相濡的天剑弱上半分!而这样的攻击方式,我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仿佛笨拙蹉跎的凡人,一步一个脚印般的剑,却在不凡之中,出了威力惊人的剑气!

    这两招,都是挟着自己的剑法而对轰的剑歌,比的就是谁的剑法和剑歌匹配得最完美,威力最强!

    李相濡的与剑相濡我是见识过了,可李破晓这招是什么?看来我学会了李古仙的双重掷咒和无限天剑时,李破晓同样也有了自己的独有剑法!而且这种大巧不工,大智若愚的剑法,绝对足够匹敌与剑相濡了!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对撞,都是大威力的剑法对上大威力的剑法,这样罕见的破坏性对攻,让我大开眼界,真想不到人剑合一的李相濡,居然还有个李破晓压制着!

    两人如同两道流星,互相的撞击,交错,追击,而剑影拖得很长,一路飞出去十数里,而撞击之时,把空间都直接打成了裂片!让周围对战的仙家无不是逃到了远处!

    我一面跳腾躲避,不断消耗云冰心的道力,一面偶尔伏击晋哚,甚至还缩地去拉开正在追击赵茜的百里决,但经过两位的攻击战场扩张,也不敢再乱跑了,以免给李相濡忽然的袭击一次,道力怕要掉不少。

    而本来互相轰击的局面,在连撞了十几次之后,最先承受不住的,果然李相濡,而这老狐狸也十分的果断,在觉得道力不支之后,居然逃跑了!

    确实,我从未想过李相濡会逃跑,而他一逃起来,我甚至一时之间居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飞出很远而李破晓不断追击,我才明白这老狐狸是真的逃了!

    但现在既然李破晓要去取他性命,我也就懒得去管李相濡死活了,因为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解决!

    虽然李破晓追着李相濡而去,不过眼下敌人却还有四个,给黑龙打伤的陈太仙,压制着赵茜的百里决,屡屡给陈亦仙逼入危险境地的晋哚,以及追着我不断用葫芦轰我的云冰心!

    “黑龙,劳烦你去和茜交换一下,把陈太仙让给她,你来对付我家老徒弟。”我立刻安排了起来,但就在黑龙答应之后,忽然我现眼球巨炮那边的气息动了起来,我吓得连忙拿出了圆环,朝着那边看了一眼,果然,眼球巨炮居然真动起来!

    我连忙信息给韩珊珊,以确认是她控制的,毕竟刚才她已经率领一队技术员去了眼球巨炮那儿,而李相濡逃跑,也有可能会利用到眼球巨炮这杀手锏!

    “已经控制成功,不过要救出你家老徒弟,恐怕不容易。”

    收到了信息,我顿时松了口气,无论能否立即救出,至少眼球巨炮已经失去了作用,这点就等同获胜了一半!

    我再次了一道信息,问韩珊珊能不能把百里决拉回去,亦或者把他的针管拔出一部分什么的,至少让他变得弱一些,要不然三个二劫真仙对付我们,还真是难为我们了!

    似乎收到了信息,百里决居然真的变弱了,看来韩珊珊和我做了同样的事,就是把针管拔了出来,这样一来,它的道体自然会弱化!

    感受到虚弱,百里决目露凶光,瞬间后退后,居然朝着眼球巨炮飞去,我吓了一跳,真没想到我这一行为,会直接触怒对方!

    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韩珊珊现在连真仙都不是,这不是给她找不自在?我深深懊悔刚才那画蛇添足之举,所以立即顾不上云冰心,缩地就拦住了百里决,并且和他直接对了一剑!

    砰的一声,结果我现百里决确实是虚弱了许多,给我这一剑逼得倒退了很远,使得接到命令的黑龙赶上,当场拦住了他!

    但这时候,云冰心毫无疑问也跟了过来,那青藤葫芦和红雾葫芦一起喷,一个冲着我,一个冲着陈亦仙,断然是不会让我如愿以偿的!

    “云冰心!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我冷喝一句的同时,自然是避开了红雾,但这红雾不但很快,范围也很广,连我缩地术逃离都无法全然躲过,道力自然也就消耗不小,如果换成不会缩地术的,这一红雾下来,道力损耗更大!

    青藤葫芦的威力也不小,但现在都用来保护晋哚了,毕竟陈亦仙的纳灵法可怕,如果不用先天灵气刷掉,晋哚早就死了一百次了,不可能还活生生的站在那儿!

    “天哥!快拦住他!”而就在这时候,赵茜却高呼出声,我连忙感应一阵,现不但百里决要往眼球巨炮那赶,连陈太仙,这时候也跟着跑回眼球巨炮了,这原因自然是不能容忍韩珊珊控制眼球巨炮!

    我立即缩地术到了一直给拦着,连剑都找不到半把的陈太仙,直接施展了无限天剑,把他打得步步后退,不过还别说,就算没有了宝剑,拥有太仙御法的他还是相当厉害的,拳脚功夫惊人,居然靠着两枚阴阳能量球挡剑的同时,还想着欺身过来攻击我,简直是持剑能杀人,挥拳同样也能杀人!怪不得黑龙在他断剑后也拿不下他!

    陈太仙给我拦住以后,赵茜很快就追了上来,又用界力转移,把他转移到了离着眼球巨炮很远的地方,气得这老头子是胡子乱抖,连骂我们卑鄙。

    百里决因为变弱,给黑龙压制得死死的,我也放下了心,因此我就能放手对付云冰心和晋哚了!

    “你就算记不得以前,那……顾盼默无言,复何怀渐冷,羞于斯人聚,将身赴云河。这诗,你总该知道是你自己写的吧!?”我又意图唤醒云冰心的记忆,毕竟旧事可能记不住,近期的事情,总能记起来吧。

    虽然我也没有丝毫把我她会记起来,毕竟看她一脸迷茫的样子,我也忍不住心中失落起来。

    就在我失落的时候,忽然云冰心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你说……这……这诗……是我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