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零四章:沉没
    “这么打法,不像是李盟主的风格吧?只敢用剑法拖延时间么?”我冷笑回应,我的无限天剑还不如李古仙那样的层次,能够每一剑都达到极致,所以无法做到稳稳的占据主动。

    “哼,也就这时候能够逞一逞口舌之快了!”当然,李相濡也不敢使用剑歌来对付我,因为他知道我的双重掷咒得到了李古仙的真传,如果用剑歌来对轰,吃亏的绝对是他!

    “不止是口舌便利,李盟主如果再拿不出办法来,我可就用杀手锏了,为了对付你的剑法压制,这些天来,我可没少花时间研究对付你的办法,结果,我确实绞尽了脑汁,把自己以往所学所用,都转了个遍!而自从重拾了当年的旧办法后,却发现,还真有一招,能够对付李盟主你的龟缩战法。”我冷笑起来,袖中的手指已经快速的捻算法诀。

    “呵呵,鬼皇如此说我,是否言过其实了?谁又会以己之短,攻他人之长?本盟主虽然对胜负看得不重,但有时候,却是压上了天下苍生的福祉,本盟主是不得不小心应对呀。”李相濡阴险之极,剑法更是不断压制我。

    “很好,李盟主的话,深得我心,那要不要尝试下我的无声掷咒?虽然不是双重掷咒,但胜在不需要太多的契合剑法,调动剑歌组合,虽然简单,但也是有点威力的!”我面露狰狞之色,而手中的剑诀已经施展而出了:“抬首乘晨风,运剑有神威,高举三尺物,百剑皆垢尘!乘风御剑!”

    “什么!?”李相濡脸色大变,没想到我居然这个时候颂唱剑歌,本来他的与剑相濡也不过能压制我的无限天剑,但我忽然就用无声掷咒,他整个人就懵住了!

    毕竟我刚才还在施展剑法,转眼就以另类的衔接方式来攻击他,无论换成谁,都一下子难以接受过来!

    边境和李相濡一战,对方知道我的双重掷咒的厉害,自然会选择用剑法压制我,这一点我何曾没想过?所以早有这个觉悟的我,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断研发突破的办法,而现在使用的招数,则来自于当年我惯用的无声借法,只是如今我的道体,要借法还不如自己释放,因此,无声掷咒的办法才孕育而生!

    当然,这无声掷咒还并非真正的剑歌,因为蓄力的时间漫长,施展时不断汇集的能量强度,也很容易给对方发现,加上一心二用的副作用极有可能让对手抓住,故而根本上,有时候还不如转现使用无限天剑来的管用,不过对付李相濡这种对手,有时候灵机一动,出其不意的来一下,却可能收到极好的效果!

    像是现在这样,忽然的剑歌发动气浪,让李相濡脸色一瞬间变得死沉,立即后退想飘然远去,但我这剑歌用手法释放后,用纳灵法骗过他的力量,也在这时候发动而出!霎那时间后,一层层的剑气蔓延开来,我如迎向辰风,浩劫神剑高举,随后斩落而下!

    漫天的剑影忽然轰落而下,有备打无备,永远都是占尽了便宜,李相濡没来得及念起剑歌,只能是硬生生要接我这一剑!

    轰隆!

    下一刻,李相濡果然硬抗了!

    可即便是五字剑歌,剑影威力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硬扛下来的,下一刻,李相濡防护罩直接给我劈毁几次,而道体也在一瞬间多了数十道剑痕,可他仍然不得不继续的以剑相博!

    直至我的剑影落尽,李相濡闷哼一声,才得到一时间的喘息,而我又怎么可能让他轻松愉快的恢复完全,立刻冲过去对他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套天剑无限!

    砰砰砰砰砰!

    李相濡根本不能抵御如此快速的追击,怒喝一声后,飞快的往后面逃起来!

    但就在我无比愉快的追击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把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扭头一看,是我没有关注的浩劫旗舰,给银梭直接命中了舰后身的动力装置,据而引发的爆炸!

    而因为一座动力炉损毁,旗舰的速度难免慢了下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谁都能够想到!

    轰隆隆!

    果然,速度一旦慢下来,无法摆脱银梭,势必成为它们的靶子,在四大世界里几乎没有天敌的战舰,居然在处女航中,给横空出世的古神战舰击沉了!

    因为战舰内部装载的巨大能量,引发的猛烈的爆炸直接把周围一片区域都笼罩了进来,震得空间都恍如瑟瑟发抖!而好几枚银梭因为在爆炸范围内,也给这恐怖的爆炸中炸的失去了动力,漂浮在宇宙中再也无法动弹了。

    不过即便是毁坏再多的银梭,也抵不上鬼神界在这艘战舰中投入的心血,我脸色铁青,看着战舰毁坏,心如刀绞一般难受!

    “哈哈哈!哈哈哈!鬼皇!看来你的浩劫旗舰,也不是四大世界中无敌的存在,在古神战舰面前,始终也难堪大用!”李相濡虽然给我突袭受了伤,但一看到浩劫战舰沉默,难得无比的狂喜起来,对于这喜怒不形于色人,这等性情简直不可思议!

    我脸色难看,但就在我担忧崔奕和太叔倩母女,以及揭露李相濡的证据之时,爆炸烟雾中,浩劫旗舰的主舰从其中冲了出来,带着四十松了一口气,看来崔奕是壁虎断尾而已,用副舰来掩护主舰的逃离,估计谁在这个时候,都不敢下定决心。

    浩劫战舰除了主舰上有人,副舰却是无人控制的,所以只要主舰无损,就是最大的胜利了,我面露笑容,看向了脸色从欣喜转为难看的李相濡:“看来,古神战舰要对付我鬼神界的小苍蝇,似乎还是不够灵活,居然让我们逃了。”

    李相濡双目饱含怒火,但他身上伤势不轻,不敢继续和我对剑下去,我冲过来的瞬间,他就朝着古神战舰逃去了!

    我只是作势要追而已,实际上我不可能放下赵茜和陈亦仙,看到禁奴还在和她太仙道的老祖宗对轰剑歌,我毫不犹豫的转向赵茜那边!

    而此时此刻,我却发现赵茜道力损耗严重,在短暂的时间内,已经到了随时道体崩盘的态势,看来二劫真仙和一劫比起来,实在是强大太多了,况且一个是浸淫剑道多年的真正剑仙,一个严格意义上说,只是个伪剑仙的仙家,差距毫无悬念的体现了出来!

    轰隆!

    我毫不犹豫的冲入了战团,一剑磕在了贪天魔剑的剑身上面,一场能量的浩劫,猛然扩散而出!

    “天哥!”赵茜惊喜的叫道,然后立刻收起了焚天火焰,毕竟我冲入战团的同时,就等同于置身火焰当中了!

    “你先离开这里,去辅助陈姑娘也好,这里交给我就行!”我当即说道,现在让她逃,想必她也不会走。

    果然,赵茜点头后,立刻就去了陈亦仙那边,准备从中滋扰对手的剑歌!

    “徒弟!”我大声的叫了一声,但百里决愣了一下,怒道:“黄口小儿,胡乱叫唤什么?谁是你家徒弟!我乃是百里家百里决!在古仙界,得仙家尊称一声百里一剑!你要做我师父,还早了一万年!”

    我心中一笑,暗道果然如此,陈太仙是这样,他百里决也是这样,李相濡肯定是做了什么手脚,把他们的记忆都提前了,而且,现在的百里决,也并非是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