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868章 计中计1
    “没问题,我请……大排档撸串。”

    叶少阳留下芮冷玉陪她,自己让谢雨晴带路,去找那个孙映月,一来谢雨晴知道房间在哪,二来她是警察,这案件是她负责的,有必要弄清楚前因后果,万一有什么线索还需要她去调查。

    孙映月的情况跟周静茹差不多,呆呆的坐在床上,表情有些木讷。

    叶少阳提问的时候,她的反应很迟钝,而且推说一切都不知道。

    “我觉得你应该坦白了,那块妖晶石,凭你一个普通人,是绝对没有办法得到的,而且你又是大厦物业的老板,你身边长期有狐精跟随,光凭着三点,一切都清楚了。那几个狐精,已经被我灭了,你也不用有什么妄想了。”

    叶少阳笑笑,从腰带里拈出一张灵符,“假如你不说,我直接拘魂,拷问你的魂魄,事后发落阴司,让你尝尝地狱刑法,那滋味可不好受。”

    孙映月当场变色,她长期跟狐精打交道,对鬼神之说坚信不移,但并不深知,哪里知道叶少阳根本没有剥夺她阳寿的权力,只知道这人法力高强,连狐精都灭了,顿时希望破灭,长长的叹了口气。

    “叶先生,我……并没有害过人,一切都是它们威胁我的,我也是受害者……”

    “是不是,你得先说出来,就算犯错,也可以坦白从宽嘛。”叶少阳见她开口,立刻循循善诱。

    孙映月像抓住了一根稻草,连连点头,开始讲述狐精的来历:

    “我有一家酒吧,生意不怎么样,有一天看夜的老头告诉我,后半夜看到有狐精在酒吧出没,一开始我没当回事,但是从哪以后,酒吧的生意开始好起来。

    那个看夜的老大爷懂一些这方面,告诉我这是狐精带来的财运,让我供奉家仙,我就找了一个法师,帮我做了狐精的灵位,在酒吧的杂物间供奉起来,后来生意越来越好,老大爷告诉我,狐精从一只变成了两只。

    有一天晚上,在梦里,我看到一只狐狸在跟我说话,说我的店很快要搬家,会广进财源,到时候希望有一个更大的地方,供它们生活。

    醒来之后,我虽然好奇,但一开始也没当回事,哪里想到半个月后,就接到拆迁通知:我那酒吧所在的街道要改造,给了很大一笔赔偿款,我才确信狐精的事是真的,后来狐精又托梦给我,告诉我选址的要求……

    后来我就选定了丽莎大厦,因为我之前是瑜伽教练,于是我就开了一家高端的瑜伽会所,本来也是想通过这个,多结识一些女富豪,为以后铺路。

    店子开起来后,狐精再度托梦给我,告诉我它看中了那间房,只要把房间给它,它会保证我的财运。

    于是我便把供奉的灵牌放在那间很宽敞的房间里,平时锁门,里面什么都没放。从这以后,瑜伽会所的生意果然蒸蒸日上。”

    叶少阳听她说了这么多,知道她没有撒谎,狐精的确能给人带来财运,条件就是早晚供奉,不过这一条只适用与最低阶的狐精,要求不高,相当于人类中只求温饱的那一部分,修为也有限,没有帮人发大财的本事。

    真正有修为的狐精,当然不会只满足于简单的供奉,当它们为人带来更多财富的同时,索取的也更多。

    “你一定跟狐精签订了契约。”叶少阳看着孙映月说道。

    “契约?”

    “不是纸面上的那种。狐精一定明确告诉过你,可以为你带来财富,但是你必须有所付出,也许不会明确告诉你,但你应该知道,这不是好事。”

    叶少阳说道,“狐精可以诱惑你,但绝不会威逼你,它们想要找一个贪心的人很容易,只要不是靠杀人修炼的妖精,绝不会因为你不合作而杀你。

    这样反而容易引起法师的注意,更会增加自己的杀孽,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死,魂魄到了阴司,光是一条人命,就可以让它们在地狱里受苦百年,没必要自绝后路。”

    叶少阳笑笑,“所以,它们虽然会诱惑你,但决定权其实在你,是你自己贪心,想要更多财富,才会被它们利用。”

    孙映月低下头去,算是默认了。

    “接着说吧,它们让你怎么做?”

    “它们……看中了大厦负二层,想要当作巢穴,但是又不想被人打扰,于是我便包下了物业,负二层是管道间,负责大厦供水。

    细节就不说了,反正可以保证它们在下面绝对没人打扰,成为闹市下面的一个绝对闭塞的空间,不过叶先生,我真的不知道它们在下面干什么,我从来没有进去过。”

    叶少阳想了想,道:“那它们杀害清洁工,你也不知道?”

    孙映月面色一紧,犹豫再三,嗫嚅道:

    “我是有一点耳闻,你说的没错,那块石头是它们送给我的,让我送给楼上那位姑娘……后来不断有清洁工出事,我是知道的,也质问过那首领,它很残酷的恐吓我我不要多事……”

    孙映月掩面哭泣起来,“其实我已经后悔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害死别人,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除了死,我没有办法摆脱它们了,只能任凭它们祸害,满足它们任何要求……”

    “今天下午,怎么回事?”

    孙映月一听,立刻摇头,“今天的事,真的不怪我,可能是那首领看到你跟周小姐关系亲密,所以想利用她来引诱你上当,本来它是命我把周小姐约出来。

    后来可能是怕我坏了事,干脆附在我身上,后面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叶先生,我真的不想伤害周小姐……”

    叶少阳没有理会,反问道:“它们在大厦下面做巢,是多久的事了?”

    “有……三年多了吧。”

    三年多……确实是不短的时间,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那些水池里的水尸,怎么回事,别跟我说你不知道。狐精可没办法找到那么多尸体,也不可能为了这杀那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