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恐怖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2297章 第2298 前世2
    理论上,人的三魂七魄,有三阴七阳之说,只要元神足够强大,能将魂魄拆开,用阴阳平衡之术,掌控三魂七魄,各自为阵,不说一个人一下子变成了十个,至少相当于三四倍自身的法力,这一手法术,有一个非常质朴的名字,叫“拆魂术”。

    但这是存在于传说中的法术,一向被法术界公认只是一个传说,不可能真实存在,今天在场的这些法师亲眼见到这一幕,怎能不激动万分。

    “拆魂之术,果真存在。古人诚不我欺……”了尘禅师宣了一声佛号,道:“这青牛祖师的修为,我看离鸿蒙大道,也只差一步了。”

    云春生叹道:“可惜啊可惜,他面对的这三人也都是绝顶强者,三人围攻,青牛祖师今日却是凶多吉少。”

    两头上古异兽,一个法术公会的实际主宰,三个都是修行千年的强者,随便拉出来一个,也是人间无敌,更不要说是三人联手。胜负,其实早就分了。

    青云子拉了一下伏明子的胳膊,说道:“师父,我们为什么只在这里观战,不去帮忙?”

    伏明子苦笑,“此等战斗,已经不是我等能够参与的了,去了也只能是送死。”

    李浩然代表的是人间法术,算是在场所有法师的祖宗,云春生等一干宗师大能,态度上自然是偏向他的,但是没却人上前帮忙,不然就是送死。

    青云子道:“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我们一起上,各自祭出法器,至少也能为青牛祖师牵制一二呀,总比在这看热闹要好吧。”

    伏明子道:“这……”

    青云子道:“师父,就算我们也得死,却也不枉这一场了。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战场离他们有一段安全距离,按说在李浩然的位置,是听不到青云子的声音,但他却听到了,在重压之下,往青云子看了一眼,似有所悟地说道:“有其师必有其徒。原来是这样。”

    云春生望着左右,沉声道:“不错,青牛祖师是为人间而战,我们总不能在这里看热闹,诸位,我等一起祭出法器,齐心作法,至少为他牵制一个对手,也不枉我等修行一世!”

    紫云道人等一干宗师大能,听见他这么说,顿时也是心生豪迈,各自祭出法器,就要冲过去。

    “不可!!”

    李浩然突然大喝一声,震住了所有人。

    “我今日之处境,你们却不可救,以免徒增伤亡,乱我道心。”

    道心?

    大伙互相看着,十分不解,都这个时候了,万分危急,元神都不保了,还关道心什么事?不过李浩然态度决绝,有一种让人不敢抗拒的威严,大伙听见这句话,立刻都站住不动了。

    “青牛祖师,你这作法还算是一代宗师,明知自己必死,不愿拖累别人,本宫就成全你!”

    星月奴说完,操控轩辕剑,对李浩然的三魂七魄展开了更加强势的攻击。

    “青牛,今日我二人却是不得不送你一程了。”毕方说完,跟白泽一起也加强了攻势,配合星月奴。

    李浩然虽然一分为十,但三魂七魄各自的战斗力毕竟比本尊差得远,在三人一通猛攻之下,九个分身全被斩杀残魂朝着李浩然本尊飞去,却被星月奴下了禁制,挡在本尊的外面,不能合体。

    白泽和毕方也不客气,白泽化形虚无,困住李浩然本尊,毕方飞过去,用长长的鸟嘴,挨个将这些残魂尽数啄死,只剩下魂力,绕着李浩然飞转不去。

    “祖师!”云春生回过神来,躬身对李浩然行了一礼。身边那些宗师大能,也都跟着行礼。

    青云子这些晚辈,甚至跪下,匍匐在地。

    三魂七魄被灭杀了九道,只剩下一道人魂,自然是没用了。现在就算他们想去搭救,也是来不及了。只能用最高规格的礼节,为他送别。

    李浩然曾经是老子的坐骑,也是他的弟子,老子为太上老君,道门魁首,也是人教之主,身为他的弟子,青牛有资格当任何道门的祖先,至于佛门,老子西出关外,化胡成禅,是为准提道人,也为佛门三大教主之一,因此青牛也算是佛门的祖师。

    道佛二门,资历最老、辈分最高的人,没有之一,当得起所有人的参拜。

    毕方在啄了李浩然的九道魂魄之后,站定在李浩然的面前,又恢复了人的形态,望着李浩然,默默说道:“天命不可违,天数不可逃,纵然是青牛你,面对我三人围攻,也是必死无疑。若是单打独斗,我的确不是你对手,但又能如何?”

    李浩然端坐在地上,抬头望着他,但是那眼神,却带着一种居高临下:“一只独腿鸟儿,也谈什么天数、天命?”

    毕方也不生气,说道:“众生平等,青牛你这么说,却是有失偏颇了。”

    李浩然大笑,“众生平等,本无高下之分,我不轻视于你,而你一只鸟儿,却仗着生儿为灵,看轻人间大道,却不是可笑吗?”转头看着白泽,“至于你,四不像的家伙,连面目都没有,也敢在我面前造次?”

    毕方道:“这么说起来,你也不过是一只青牛,与我同根,却自诩为人,不是更可笑?”

    “很快,我就不是了。”

    说完这句令人费解的话,李浩然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只漆黑闪亮的金属环,套在了自己的脖颈上,金属环的灵力瞬间堪破了星月奴布置的禁制,将围绕自己的九道残魂,尽数收了起来。

    “乾坤圈!”星月奴似乎猛然想起了这件法器。

    乾坤圈,是当年老子牵牛的时候,在青牛的鼻子上穿的一个环,用来挂绳子,后来青牛修成人形,就把乾坤圈祭炼成了自己本命法器,也是世上罕见的几件至宝之一。

    “李浩然,你为什么一直没用乾坤圈?”星月奴诧异地问道,如果李浩然把乾坤圈用上,不说能打得过他们三个,至少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或者全身而退,绝对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