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 第2026章 九幽阴雀
    婴主峰外,强大的魔气涌动,形成大片的魔云,遮天蔽日,似末日到来的景象。

    “轰。”

    诸多魔道强者出手,疯狂对婴主峰发动攻击。

    “听说张若尘乃是血神教的教主,我们攻打血神教,不会将张若尘引来吧?”一名魔道强者有些担心。

    此人,乃是赤着一双大脚,有着硕大的光头,袒露上身,皮肤上有着许多繁奥的墨色纹印,似一条条修魔幼蛇盘踞在体表。

    其名为贺源,出自影魔界,那是一座实力较弱的大世界,在天庭界的排名靠后。

    贺源的修为,达到道域境,乃是这些非黑魔界修士中的最强者,所以有资格与黑魔界的几位顶尖强者站在一起。

    在场有着四名黑魔界的顶尖强者,三男一女,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均是极为强大,丝毫都不在杜魔生之下,比之贺源要更强大。

    其中一名额头上有着古怪魔鳞的男子,冷冷一笑,道“张若尘如今是自身难保,哪里还能够顾得上血神教?”

    “更何况,我们此次对血神教发动攻击,乃是秘密筹划。张若尘收到消息的时候,怕是血神教都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先全力攻破此地的阵法,早些将四幅《天魔石刻》夺到手,拖得太久,难免会生出变故。”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血色铠甲的中年男子,此人嘴巴极大,说话时,露出一口锋利的牙齿,犹如锯齿一般,看上去十分狰狞。

    当即,几人纷纷出手,各自施展出强横的魔道圣术,全力展开攻击。

    有着五位顶尖强者的加入,笼罩婴主峰的阵法,顿时震动得更为厉害,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整个婴主峰都晃动起来,大量山石滚落而下。

    归元神宫内,孙大地猛然站起身来,眼中燃烧起熊熊怒火,大吼道“还等什么?出去和他们拼了,就算是死,我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元星长老也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不由也站起身来,沉声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唯有与敌人决一死战。”

    闻言,在场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坚毅之色,显现出视死如归的气魄。

    以孙大地为首,一众血神教强者走出归元神宫,均已做好为守护血神教而牺牲自身的准备。

    “元星长老,不要再冥顽不灵,现在选择投降,还来得及,血神教大势已去,你们继续挣扎,已经毫无意义。”婴主峰外,殇字天宫宫主传出一道圣音。

    背叛血神教,投靠黑魔界的人,并不仅限于海冥法王四人,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骨气和血性,为了活命,有不少人选择向黑魔界卑躬屈膝。

    “叛徒,闭嘴,你没资格与我们说话。”孙大地怒喝道。

    相比于入侵者,他更厌恶这些忘恩负义的背叛者,简直恨不得立刻出手,一掌将其击毙。

    可惜,他们现在被困在婴主峰,根本就出不去,拿这些叛徒没有一点办法。

    “咔。”

    婴主峰的守护大阵发出破裂之声,圣光隐隐出现崩溃的迹象。

    “拼死一战。”

    孙大地体外升腾起熊熊火焰,战血完全沸腾起来。

    在他的身后,元周长老、海灵印等人,也都全力运转自身圣气,随时准备出手。

    “阵法将破,马上就能得到四幅《天魔石刻》。”

    黑魔界的四位顶尖强者,均是露出激动之色。

    他们奉黑心魔主的命令,来到昆仑界,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任务,便是收集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的真迹,每收集到一幅,都是大功一件。

    猛然间,黑魔界的四名顶尖强者和贺源均是脸色微变,连忙转过身来,目光注视远方。

    远远的,他们看到一条天河出现,汹涌澎湃,好似从九天之上流淌而来,极速从天边席卷而来。

    在天河之上,有着一道身影,踏水而行,龙虎相伴左右,显现出无比可怕的异象,宛如天神巡游。

    “那是……张若尘。”

    看清天河之上那道身影的容貌后,黑魔界四名顶尖强者和贺源均是脸色剧变。

    “张若尘怎么会来得这么快?”贺源颤声道。

    他从一开始,就很担心张若尘会出现,没想到,竟是一语成谶。

    “教……教主。”

    以殇字天宫宫主为首的一群血神教叛徒,脸色都在瞬间变得苍白。

    婴主峰顶,孙大地扬声大笑起来“我就知道,教主一定会回来!黑魔界的孙子们,想灭我们血神教,你们还办不到。”

    元星长老等人亦是激动不已,张若尘会在这个时候归来,让他们既是惊讶,同时也充满喜悦。

    “教主回来了,血神教有救了!”

    汇聚于婴主峰的诸多血神教弟子,在这一刻,均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人群中,海冥法王的第十弟子姬水,亦是将目光投向踏着天河而来的张若尘。

    当海冥法王选择叛教时,其所收的那些弟子,纷纷选择跟随,唯独姬水是个例外,也因此,姬水险些被海冥法王击杀。

    此刻,姬水看向张若尘的目光有些复杂,当初张若尘化身顾临风,进入血神教,他们俩曾有过许多交集,她是亲眼看着张若尘在血神教崛起,从幽字天宫的旗主,到血神教的神子,再到血神教的教主。

    其实,从张若尘参透《血神图》的奥秘,修出十条血灵脉开始,姬水便已经知道张若尘很不平凡。

    心中快速闪过无数念头,姬水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张若尘归来,让她重新看到了希望,血神教绝不会就此灭亡。

    事实证明,她做了极为明智的决定。

    “教主,万岁。”

    一时间,诸多血神教弟子都激动的欢呼起来。

    那些在暗中观察情况的修士,此刻也都露出惊色。

    “张若尘竟然会现身,难道不怕宙宇和鄍找上他吗?”

    “似乎张若尘还没怕过谁,之前明知是天堂界派系设下的陷阱,他依旧无所畏惧的跳进去。最后,设置陷阱的人,却成了他的猎物。”

    “不愧是时空传人,当真是好气魄,看来黑魔界这些人有麻烦了!”

    “面对张若尘,他们恐怕连逃走的希望都没有。”

    ……

    很显然,经历过连番大战后,所有人都已经正视张若尘的实力,没有人再敢有半点小觑。

    额头上有着古怪魔鳞的男子,有些慌乱,沉声道“张若尘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接下来……该怎么办?”

    长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眼神凝重,道“张若尘已经锁定了我们的气机,并且将大片空间封锁,现在想逃,也已经来不及。”

    “像苍龙、焱霸那等顶尖临道境强者,还有更强的商子烆,都死在了张若尘的手中,我们这些人就算联起手来,恐怕也无法对张若尘造成威胁。”

    唯一的那名女性道域境魔道强者叹息道。

    闻言,所有人的眼神都不禁变得黯然,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掉,这还真是很让人感到绝望。

    原本这种绝望的心绪,应该属于血神教上下,没想到,眨眼的工夫,竟是转移到了他们的身上。

    因果循环,未免太快了些。

    天河涌动,径直出现在婴主峰前。

    张若尘立在天河之上,背负着双手,目光扫过在场所有的魔道修士,十分淡漠道“既然来了,那就一个都别想走。”

    “张若尘,你想怎么样?”

    额头上长有古怪魔鳞的男子,硬着头皮问道。

    张若尘嗤笑道“你们无故杀戮我血神教诸多弟子,竟然还问我想怎样?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十万年前,黑魔界依附于血神教,逐渐壮大起来,如今你们竟然想灭掉血神教,当真是忘恩负义,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

    被张若尘说到痛憷,黑魔界的所有修士,脸色均是变得难看。

    在他们看来,曾经依附于血神教的岁月,乃是一种耻辱,最是不愿听到有人提及。

    “张若尘,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的确是远胜于我们,但我们也不是可容你随意拿捏的软柿子,真要动起手来,我们固然没有活路,但你血神教上下,恐怕也没几个能活。”

    一名鹤发童颜的九步圣王冷声道。

    说话间,其体外释放出无比浓烈的天魔气,一股毁灭性气机,从其体内散发出来。

    其意思很明显,若是张若尘将其逼急了,其便立刻自爆圣源,拉上血神教所有人垫背。

    魔道修士,大多都是狠辣无比,不仅仅是对敌人,也包括对自身。

    既然张若尘这个时候赶回血神教,就说明他是在乎血神教的。以血神教上下所有人的性命作为威胁,有极大概率能让张若尘妥协让步。

    张若尘将目光投向说话的九步圣王,淡淡道“威胁我?在我面前,你确定自爆圣源能有用吗?”

    “何必与他们废话,直接全灭了便是。”

    豹烈出现,有些不耐烦道。

    紧随其后,木灵希、孔兰攸等人,亦是出现在张若尘的身边。

    而看到木灵希等人,在场所有魔道修士的脸色,不禁再度发生巨变。

    他们都知道孔雀山庄外的那一战,自然也就知道孔兰攸、金禹、罗辰和豹烈的实力,是何等的强横,任何一个,都能灭掉他们全部。

    看来今天是走不掉了!

    那名女性九步圣王迈步向前,目光凝视张若尘,道“张若尘,我知道你很强,但我还是想与你一战,看看我与你之间,究竟有多大的差距。哪怕死在你的手段,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

    “能够达到九步圣王境界,果然心性不一般,此女至少还敢战。”

    张若尘还未回应,木灵希便是轻笑一声“不是谁都有资格与我们的教主大人交手的,不如让我来陪你玩玩,如果你能打败我,便可以离开这里。”

    闻言,那名女性九步圣王本是绝然的眸中,露出一道喜色,当即看向张若尘,问道“此话当真?”

    “她说的话,便等于是我说的话。”张若尘道。

    虽不知道木灵希有着什么心思,但既然她想要出手,张若尘自然是不会阻止。

    而且有他在,不会让木灵希受到半点伤害。

    那名女性九步圣王,道“好,我与你一战。”

    她并不认识木灵希,但能判断出木灵希的修为,应该是刚突破到道域境不久,所以她有十足的信心取胜。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张若尘那般妖孽。

    木灵希飞掠而出,体内释放出冰寒刺骨的极阴冥冰之力,简直要将这方天地都给冻结住。

    血神教的环境,无疑是很适合木灵希出手,有着无穷无尽的冰寒之力,可供她驱使。

    长着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提醒道“阴夙,不要轻敌,小心一些。”

    他虽然今日难有活路,可是,阴夙却有一线生机,张若尘应该不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阴夙圣王轻轻点头,关乎生死,自然不会疏忽大意。

    功法运转,一片黑云凝聚出来,浮现在阴夙圣王的身后。黑云中,盘踞着一只巨禽,与凤凰极为相似,却又有着本质的区别,其散发出的气息,极为阴冷。

    “九幽阴雀,原来如此。”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恍然之色。

    九幽阴雀,乃是一尊极为强大的凶禽,诞生于阴气极重之地,与生俱来便掌握着可怕的九幽阴冥火,专门针对圣魂,最是阴毒。

    自古以来,九幽阴雀便与凤凰一族,存在极大矛盾,乃是死对头。

    难怪木灵希会想要出手,应该是感知到了阴夙圣王身上九幽阴雀的气息。

    木灵希身体一震,身后凝聚出一头圣光绚烂的冰凰,栩栩如生,释放出极其可怕的威压。

    “原来你拥有冰凰血脉,那就让我来看看,究竟是你的冰凰血脉厉害,还是我的九幽阴雀血脉更强。“阴夙圣王显现出强烈的战意。

    就凭九幽阴雀与凤凰一族乃是死对头,她也必须要与木灵希好好斗一斗,绝不能弱了九幽阴雀一族的名头。

    “那就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木灵希平静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