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 第1520章 杀一等侯爵如切菜
    血冥蟒虽是刚刚进入一步圣王不久,可是,它的血脉却很强大,战力足以与那些在一步圣王境界沉淀了很久的生灵抗衡。

    圣王级别的圣威爆发出来,有气吞山河之势。

    另外,五道一等侯爵也都与血冥蟒一起发起攻击,两位罗刹女,一位老者,还有两位身躯壮实的丑陋大汉。

    两位罗刹女,其中一位取出一面幻镜,向张若尘照射过去,施展出了幻术,想要将张若尘的精神意识,拉扯进幻镜中的幻境世界。

    另一位罗刹女,身体竟是爆裂而开,化为一团邪雾,分解成一百多缕,如同游蛇向张若尘蔓延过去。

    那位老者组织起九十九位罗刹侯爵,撑起一件万纹圣器,想要结合众人身上的邪刹之气,激发出万纹圣器的二耀圆满力量。

    两位身躯壮实的丑陋大汉,比张若尘要高三倍,都是天生神力的人物,与血冥蟒配合,从正面攻击张若尘。

    六大强者,配合得天衣无缝。

    远处,圣山顶部的魔殿外面,季华露出一道满意的神色,“现在才算是有些样子,若是张若尘能够突破他们的攻击,就真的是相当逆天。”

    在季华看来,一位至圣就算再强,也有一定的限度。

    面对六大高手的围攻,张若尘应该思考如何才能保住性命。

    当然,季华并不认为张若尘有保住性命的能力,毕竟他还要保护昆仑界的那两百位圣者,这就是他的弱点,注定他无法独自逃走。

    “公主殿下,你说广寒界的那位神使,撑得了多久?”季华颇为冷峭的道。

    罗刹公主沉默不语,没有回应。

    季华的瞳孔,则是微微一缩,嘴里发出一声轻咦。

    因为她看见,张若尘竟然主动攻杀了过去。

    张若尘的手上戴着十二颗佛帝佛珠,可以静心辟邪,那位罗刹女打出的幻镜镜光,被佛珠散发出的佛光挡住,根本影响不了他。

    “轰隆。”

    张若尘的双臂抬起,撑起一条神龙和一头魔象的虚影,与迎面而来的两位丑陋大汉对轰在一起。

    那片区域,顿时圣光涌动,不断响起气爆。

    两位丑陋大汉都是半步圣王的境界,更是力能搬山,硬扛一步圣王,可惜,却被张若尘以一挑二,还被打得不断后退。

    “好强大的力量。单论力量,我在同境界,很少遇到对手,竟然还敌不过一个至圣境界的人类?”

    “这是至高圆满体质的力量?”

    两位丑陋大汉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涨红,五脏六腑都像是要爆开,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蓦地,在他们二人的头顶上方,浮现出一道巨大的阴影。

    那是……血冥蟒伸出的一只爪子。

    “太好了,血冥蟒的力量,比我们强大何止一倍,定能镇压住张若尘。”

    两位丑陋大汉的心中,都在暗喜,同时也在思考,血冥蟒镇压住张若尘之后,他们应该如何辅助攻击。

    张若尘自然也看到头顶上面那片爪形的“阴云”,随即,激发出百圣血铠的第二重力量,结合百圣之力,汇聚到双臂,震得两位丑陋大汉抛飞出去。

    很显然,血冥蟒对他的威胁更大。

    张若尘的双腿弯曲,立成马步,全身圣力一直涌向右手的手臂,悬浮在四面八方的一百道圣影,也都向他汇聚过去。

    “龙象神炉。”

    张若尘的身体如同火炉一般燃烧,一万倍的阳刚之气和净灭神火,随着掌印一起喷薄而出,击在血冥蟒巨爪的中心。

    “轰隆隆。”

    两股力量对轰,张若尘脚下的那片大地不断崩塌,沉陷进地底。

    “居然……挡住了!即便空间被定住,他仅仅只是纯粹的力量,也与我不相上下。”血冥蟒的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至圣和圣王,相差一个大境界。

    更何况,血冥蟒还是一步圣王之中的强者,一位至圣居然能够与它抗衡,这是它以前不敢想象的事。

    正在张若尘和血冥蟒僵持不下的时候,那一百多缕邪气,已经涌动到他的十丈之内,并且向他身体缠绕了过去。

    那是一位罗刹女,也不知修炼的是什么魔功,身体竟是完全雾化,一般的物理攻击根本伤不到她。

    可是,她却可以通过毛孔,侵入进修士的体内,食尽其血肉。

    张若尘轻哼一声,全身一百四十四窍打开,大量净灭神火从窍穴中涌出,弥漫在这片空间。

    邪气中,传出一声惨叫。

    一百多缕邪气,被烧得只剩六十八缕,急忙逃了回去,重新凝聚成人形,化为一位婀娜多姿的妖艳美女。

    此刻,这位美女,却是妖艳不起来,脸色相当苍白,犹如病入膏肓。

    “可恶的张若尘,竟然收服了净灭神火,他似乎……根本就没有弱点。”那位罗刹女既是感觉到怨恼,也是觉得张若尘可怕。这样的人物,如果是地狱界的天骄,她肯定不顾一切的倒贴上去,因为,他的前途不可限量,能够得到他,就是一种荣耀。

    血冥蟒也不好受,凭借镶嵌在爪子上的血金宝石,可是抵挡净灭神火,可是,久了也撑不住。

    血金宝石似乎已经开始融化。

    逼不得已,血冥蟒只得收回爪子。

    “要是能够夺取张若尘体内的净灭神火该多好,在一步圣王的境界,还有谁是本侯的对手?”

    血冥蟒既是气恼,却又无比羡慕。

    张若尘身上的气势却是更强,又是一掌轰击下来,掌心飞出了一条金光灿灿的巨龙。

    龙影轰击在血冥蟒的身上,打得它那庞大的身躯向后翻滚。

    张若尘正要再次出手,却看见两位丑陋大汉各自提起一件类似长枪的圣兵,从侧面攻杀了过来。

    那两件圣兵都不是凡器,携带有毁灭气劲。

    “找死。”

    张若尘提起沉渊古剑,施展出时间剑法。

    “噗嗤。”

    在场的几人,还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位丑陋大汉的身体却都被拦腰斩断成了两截,鲜血洒满大地。

    为了防止他们重新续接身体,张若尘大手一拍,将他们的残躯打得化为血雾。

    “那可是两位一等侯爵,能够与一些一步圣王抗衡,怎么在张若尘的剑下,却如大白菜一般,可以随便劈砍?”

    “我感觉到了时间波动。”

    ……

    …………

    张若尘从血雾中走出,犹如盖世杀星一般,身体变得模糊,爆发出急速冲到那位身体可以雾化的罗刹女身前。

    “好快的速度。”

    那位罗刹女正要后退,沉渊古剑已经刺入进她的身体。

    “嘭。”

    这一剑,没能杀死她。

    她的身体,又雾化,爆碎成一缕缕邪气,向着远处逃遁。

    张若尘轻哼一声,一掌拍了出去,打出一大片净灭神火,将那些邪气烧得干干净净,空气中,只剩下那位罗刹女的惨叫声。

    片刻后,就连惨叫声也都消失。

    这个时候,就连血冥蟒,也都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可是它却不能逃。它是一尊圣王,若是被一位至圣吓得逃跑,今后,罗刹族根本没有它的立足之地。

    “哗——”

    一道刺目的圣芒,从远处的一座九九归一大阵中冲出来,紧接着,一柄血迹斑斑的战锤,从地面升到半空,爆发出煌煌慑人的圣威。

    顿时,血冥蟒心中一喜。

    “元意一等侯爵催动了星天魔锤的二耀圆满力量,太好了!”

    若是让血冥蟒独自面对张若尘这一尊大敌,它是真的有些惧怕,可是,有星天魔锤的辅助,却又是另一回事。

    爆发出二耀圆满力量的星天魔锤,已经可以镇杀一步圣王。

    张若尘曾经催动过金步龙辇的二耀圆满力量,因此,深知一件万纹圣器激发出二耀圆满力量后,是有何等可怕。

    而且,金步龙辇是战车,主要作用是速度和防御,星天魔锤却是一件纯粹的攻击性万纹圣器。两者都激发出二耀圆满力量,爆发出来的杀伤力自然是有一定的差距,星天魔锤会更加可怕。

    “张若尘,你的死期到了!”

    血冥蟒体内的邪刹之气都汇聚到双瞳,随即,眼睛里面冲出两道刺目的光束,配合星天魔锤击向张若尘。

    光束落在地上,使得泥土不断融化,化为了两条岩浆河流。

    “哼!”

    张若尘取出开元鹿鼎,打了出去。

    血冥蟒甩动尾巴,抽击在鼎身上面,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随即,装在鼎中的千年冥冬水倾泻而下,宛如瀑布一般,落在血冥蟒的身上。顿时血冥蟒全身变得僵硬,体内的邪刹之气运转不畅。

    “剑七。”

    趁此机会,张若尘的身体与沉渊古剑融为一体,化为一道剑光冲了出去,刺入进血冥蟒的右目。

    “噗嗤。”

    剑光,穿透血冥蟒的头颅,一直飞到高空。

    血冥蟒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嚎,痛得全身颤抖,庞大的身躯在地上翻滚。张若尘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立即又从上空冲了下去,一剑穿透血冥蟒腹部的气海。

    大量净灭神火涌了出来,从血冥蟒腹部的位置开始燃烧,片刻后,数百丈长的身躯都被火焰包裹了起来。

    “张若尘……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血冥蟒在惨嚎之中,灰飞烟灭。

    张若尘提着沉渊古剑,刚刚从火焰中走出,立即察觉到极度危险的气息:“不好,是万纹圣器。”

    上方的星天魔锤,终于锁定住下方的张若尘,以超过百倍音速的速度坠落下来。

    张若尘抬头望向上空,眼睛被星天魔锤散发出来的光芒刺得发疼,双肩犹如压着两座神山,而且,还越来越沉重。

    魔锤还没有落下来,仿佛就要将他压垮。

    元意一等侯爵站在九九归一大阵的中心,结合九十九位罗刹侯爵的力量,掌控着星天魔锤,嘴里发出大笑声:“终于锁定了你,你的速度再快又如何,现在根本逃不掉。哈哈。”

    元意一等侯爵自然应该兴奋,就连血冥蟒都被张若尘杀死,可是,最后张若尘却死在他的手中,这是多么巨大的功绩和成就。

    回到罗刹族,应该可以封王。

    张若尘处变不惊,却也并没有去和星天魔锤硬碰,而是,一把抓住旁边的开元鹿鼎,倒扣在了身上。

    盘坐在鼎的内部,张若尘的一百四十四窍同时涌出圣气,注入进鼎身。

    随即,开元鹿鼎的鼎身散发出青色光华,鼎身上的文字,则是散发出绚烂的金色光芒,两种光芒交织在一起,显得无比神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