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第五千五百七十四章:降龙伏虎
    这是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明明自己的魔兵已经威能大涨,却始终不能伤害到近在眼前的人。

    这种极其诡异的感觉让齐厉山心中发狂,他目光之中有凶戾之芒一闪而逝,同时其体内的魔气也随之而滚动起来。

    “呜!”

    一声声低沉的咽呜声在周围响起,齐厉山手持化为了数百上千丈的紫金大棒在无尽雾霭之中来回搅动,妄图将周围的一切事物都粉碎。

    不过眼前的诡异青黄雾霭之玄妙,远超齐厉山的预料,除却有那凄厉的破空声之外,场中什么动静都没有,强黄雾霭依旧在虚空之中翻滚。

    齐厉山心中越发恼恨,自从被这诡异的青黄雾霭笼罩之后,他处处受限,数次出手,不仅没有没有丝毫建树,反而屡屡吃亏,将自己的魔气消耗不少。

    要知道他虽然本来是有大魔头境界的实力,但那是曾经的实力,如今他只是魔头境绝颠层次而已,还没有恢复过来。

    此刻能拥有大魔头境界的实力,也不过是依靠一些偏门的秘法导致而已,不仅使用的代价极大,使用之后他的后果也是难以承受的。

    他原本以为只要自己的实力短暂提升到了大魔头境界,要揉捏一尊魔头境绝颠层次的魔头不过是翻手之间的事。

    只是残酷的现实大大的超越了齐厉山的预料,不仅没有将对方拿下,反而如今自己受困于此。

    如今他的秘法已然生效,而且距离失效时间也相差不多,只要等他的秘法失效,别说的魔头境绝颠的存在,就是妖魔境界的魔修也能要了他的老命。

    想到这里,齐厉山的心境也不禁开始焦急起来,他盯着依旧是存在于前方,却始终无法触碰到的叶楚,口中喝到:

    “小辈,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有种就过来与老朽过过招,生死无论!”

    齐厉山看叶楚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显然是知道他的秘术会有缺陷,想要生生耗死他,齐厉山也不多呈口舌之力,口中继续说道:“老朽知道你等攻入我阴沉十八魔之地为了不过是我等的头颅换取赏钱,但若是阁下抱着捡便宜的心理老收取老夫的头颅,老朽最后固然难免一死,但老朽不甘,最后干脆

    一拍两散,老朽自爆全身,也不留一点肉渣给你!”

    齐厉山清晰的感受到周围青黄雾霭变得越发沉重,身上的血色战甲也压缩的越发小,齐厉山的话语也变快了许多,一口气将这些话语说了出来。

    叶楚目光一凝,但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叶楚却是做出了动作,双手掐诀间,周围的无数青黄雾霭翻涌起来。

    瞬息间,在齐厉山的周围蓦然浮现出一朵朵的青黄二色莲花,莲开九品,天生就蕴含有丝丝缕缕难言的大道气息。

    似乎是沾染了叶楚本命法宝混沌青莲的一丝气息,这些混沌青黄莲花晶莹剔透,却闪烁着坚固的金属光泽,更增添几分威能。

    这些混沌青黄莲花在叶楚念动间,立时就化为了无数飞速旋转的莲花,莲瓣大开,好似化为了无数锋锐的利刃,在不断的切割虚空,直奔齐厉山而去!

    齐厉山感受到周围陡然浮现的青黄莲花,脸色也不禁变的难看起来,在这无尽的青黄雾霭压力下,他的一身实力已然受到了限制,难以发挥出正常水平。

    但此刻危险来临,即使站立锐减,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场,齐厉山手中的紫金大棒蓦然化为丈许大小,粗细适中。

    齐厉山手持紫金大棒,身上血芒涌动,魔气滚滚,在方寸间辗转腾挪,不断的挥舞紫金大棒,瞬息间他就就环绕自身一圈,口中低喝一声:

    “伏虎!”

    霎时,紫金大棒光华璀璨,在虚空之中凝聚出一头头猛虎,每一头猛虎都有丈许大小,狰狞的咆哮向前。

    但在瞬息间,这些猛虎又被一股无形的压力所震慑,竟然在出现的一刹那,身形一晃的快速缩小起来,化为了一头头一尺大小的玲珑小虎。

    虽然这些老虎依旧凶威不见,但身躯的缩小,立时就让他们威能大减,气势也稍显不足,一接触到叶楚的青黄莲花,就被莲花给割裂为了两半。

    齐厉山见状,脸色更为难看,但他依旧不气馁,手中紫金大棒来回翻滚,施展出玄妙的棍法:

    “降龙!”

    随着齐厉山的话语一落,顿时就有一头头的紫金大龙咆哮而出,凶威赫赫,威严入狱,可怖无比。

    但这些巨龙在出现的瞬间,身形也是受到了压制,被瞬息间就缩小了数倍,变成了小蛇一般,在虚空之中游弋、咆哮着。

    叶楚没有理会这些术法变化,因为这些术法变化叶楚早就有了预料,也就没有过多的理会,而是让那些青黄莲花继续杀去。

    “噗噗!”

    虽然是以魔兵与魔气凝聚出来的虚幻龙虎,但依旧具有不俗的威能,被叶楚的青黄莲花破灭,还是宛如真的斩灭了身躯,碎肉声不绝于耳。

    齐厉山神色有些癫狂,他知道再这青黄雾霭之中,是绝对没有办法对付叶楚的。

    想到这里,齐厉山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在快速的熄灭,但人越是临近死亡,越是容易铤而走险。

    齐厉山袖袍一挥,无数的魔兵、魔器飞舞而出,各种形状不同,但都流光溢彩,但是看起来就十分不凡的模样。

    齐厉山越是不舍,心中就越痛,面上就越冷,眸子之中的杀机就越发的旺盛。

    不过这些齐厉山都很好的隐藏起来,不想要给他人看穿。

    “爆!”

    齐厉山忽而低喝一声,无数的魔兵在瞬息间就被其引爆,纷纷自爆起来。

    也是在那一刹那,叶楚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体内魔气汹涌而出,天镇幻雾剧烈颤抖着。

    有无数的青黄雾霭在朝着齐厉山所在的方向而去,在瞬息间就让齐厉山所在的区域的天镇幻雾浓郁了数倍不止。

    这样一来的后顾就是齐厉山身上的红色战甲在瞬息间就爆碎开来,好似已经到了极限,无力在抵御。

    原本是想要趁着这机会逃走的齐厉山发现他根本就逃不了,被一股束缚之力牢牢困住,动弹都难,更别说施展术法了。

    齐厉山身处风暴中间,一下子就被混乱的力量与破碎的魔兵残片所伤,根本就是难以支撑了,更别说是对叶楚如何出手了。

    叶楚神色淡漠,从青黄雾霭之中走出来的叶楚,蕴含有一股杀生予夺尽在我手的感觉,不过这感觉刹那就消失了。

    叶楚眼眸看着前方有些狼狈的齐厉山,口中轻笑道:“道友的秘法时效也该过去了吧?不知可想好了如何个死法?”

    说着,叶楚手中魔剑一挥,顿时就有一道璀璨的剑光疾驶而出,但在瞬息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而在下一刻,却是在齐厉山的身后陡然出现一道剑光,迅疾无比的劈向齐厉山!

    齐厉山眼眸之中闪过一抹诡异的情绪,他低喝一声,迎着这一剑丝毫不闪避,迅速的转身,朝着剑光来临的地方狠狠的砸了一棍过去。

    “噗!”

    在关键时刻,齐厉山身形又是一扭,即使避开了身体要害,被剑光斩去了半边胳膊,骨头都能看到,鲜血淋漓。

    “轰!”

    再青黄雾霭之中,又有一道轰鸣声传来,听那声势,显然是齐厉山的一棍落在了空处,没有伤到叶楚。而叶楚依旧是在他的身前,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的棍棒并没有杀到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