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第五千五百七十三章:天镇幻雾的威能
    “死!”

    齐厉山爆喝一声,身上的血色战甲瞬息间就消失,化为了一道血色的流光直接就没入了他手中的紫金大棒之中。

    而此刻的紫金大棒也在齐厉山的手中化为了数丈大小的大棒,搅动无边风云,直接就砸落下来。

    这紫金大棒天生就极其厚重,被紫金大棒所笼罩下,无形之间就有一种重力场域,能将敌人困在其中,难以行动。

    齐厉山身上青筋暴起,满头的白发飞舞着,身后更有风云变幻,电闪雷鸣的异象浮现,宛如魔神附身,要诛神仙!

    叶楚嘴角突兀的露出一抹笑意,极淡,在这恐怖的异象,以及即将要来领的灭顶一击下,更显无谓。

    说是云淡风轻也不为过,头顶的混沌青莲在徐徐旋转着,好似天神化身,无惧天地一切敌。

    叶楚袖袍一挥,一股青黄之气就宛如狂风一般,吹拂出来,他趁势将魔收起,双手快速掐诀。

    瞬息间,那青黄二气就如同潮水般暴涨,一下子就淹没了叶楚与齐厉山的身形。

    不仅是齐厉山本人,还有其魔兵紫金大棒,更有在叶楚身后的那方山河大印!

    这股青黄二气将叶楚与齐厉山笼罩起来,起先还有些稀薄,能勉强视物,但转瞬间就浓稠起来,在虚空之中翻番滚滚,看不出有什么作用。

    齐厉山神色一变,因为在这瞬息间淹没住他的青黄雾霭一下子就将叶楚身形也一同淹没了,他一眼看去,竟然看不出这青黄雾霭,看不到叶楚的身形。

    同时他将魔灵探出,也没有探查到叶楚的身形,魔灵好像是受到了阻碍,虽然感觉魔灵能探查到远处。

    但实际上他有种感觉,他的魔灵被这诡异的青黄雾霭阻拦在了身前,根本就没有探出一丈距离!

    神色变幻间,齐厉山也没有收招,此刻他强大术法已经酝酿出来,贸然收招怕是要遭反噬,他心中也以防有诈,便不管不顾的砸落下去。

    “轰隆!”

    下一刻,在青黄雾霭之中,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响起,无数可怕的能量余波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让周围的青黄雾霭都剧烈翻滚起来,但却始终不曾驱散。

    “噗!”

    齐厉山在那相撞的瞬息间,脸色就大变,口中连吐数口鲜血,身形更是不住的后退。

    当齐厉山站定时,脸色苍白如纸,一双眼眸如电般的眼眸之中,满是怒火,扫视周围的青黄雾霭,他口中厉喝道:

    “山河印!小辈有种出来与老夫堂堂正正一战,搞这些小动作算什么本事?”

    齐厉山肺都要被气炸了,他没有先到这青黄雾霭竟然如此诡异,竟能让他的魔灵烙印感应错误。

    此前他的山河大印早就祭出,要截杀叶楚,只是在被这青黄雾霭笼罩的瞬间,竟然一下子就扭曲了他对于魔兵的感应。让他分辨不出他祭炼过的山河大印的具体未知。

    最后却是导致了他倾力一击下,竟然打中了自己的魔兵山河大印!

    紫金大棒本就材质非凡,在有强大的力量加持下,山河大印自然十不敌。

    这也就导致了最后的结果,山河大印与紫金大棒碰撞后,直接就爆碎开俩,没有了任何挽救的可能。

    魔兵被打碎,齐厉山心神受到牵连,自然是受创的,而两股力量的碰撞余波,也让他受到了反震之力,加上怒过在心中爆发,连吐数口鲜血也是正常。

    对于齐厉山的怒过,叶楚心境平和,没有多少波澜,这本就是叶楚策划的。

    在这青黄雾霭下,也就是叶楚的天镇幻雾下,做到这种程度的自行残杀是轻而易举。

    叶楚在青黄雾霭之中迈步,青黄雾霭自动为叶楚让路,前方即使是有浓重的雾霭阻拦,叶楚身为主人也能清晰的看到齐厉山的一举一动。

    叶楚朝着齐厉山抬起右手,摇摇一握,顿时虚空之中无数的雾霭纷纷翻滚起来,变得越发浓稠起来。

    在这极度浓稠之中,一股奇异的气息散发出来,好似在排斥一切不同与青黄雾霭的物质一般。

    在叶楚虚握的一瞬间,在远处的齐厉山神色一变,他原本是在查探这青黄雾霭的诡异之处的。

    但此刻却是顾不得这么多,神色大变之中,双手快速掐诀,身上的血色魔气汹涌而出,在其身上再次凝聚出一口战甲出来。

    这战甲比之先前更加鲜红,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更为可怖,一时间,竟然将青黄雾霭给阻拦住,不能侵入其中。

    即使这血色战甲有如此成果,齐厉山也不见丝毫的喜悦之色,因为周围的青黄雾霭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逼近,最后紧贴在血色战甲上。

    最后更是在咔咔之声之中,血色战甲不断的弱小,似乎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的压制,要将这副血色战甲压制回去,不让其冒头一般。

    齐厉山眼眸之中血芒一闪,张口吐出一口精血,精血直接就没入了血色战甲之中,顿时就让血色战甲的血芒更加鲜艳一份,暂时的止住了缩小的趋势。

    “叶楚出来一战!”

    齐厉山趁着这机会,身形一晃,在青黄雾霭之中一闪,直奔雾霭深处,手中的紫金大棒连连挥舞,要将前方的青黄雾霭给震散。

    只是不论他如何的飞遁,如何挥舞大棒,都没有走出青黄雾霭,也没有将身前的青黄雾霭驱散。

    不过齐厉山倒是看到了雾霭之中的叶楚,只见叶楚依旧是蓝衫白袍,丰神俊朗,云淡风轻的宛如谪仙人。

    齐厉山对此却是不为所动,眼眸之中寒芒一扇,这次他学乖了,没有将书法外放,也没有将手中的魔兵祭出,而是牢牢的握在手心。

    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这青黄雾霭的几分怪异之处,不敢轻易让除却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离体,不然会像此前的山河大印一般,扭曲自己而动感应。

    齐厉山低喝一声,手中的棍棒猛然暴涨,紫金光华闪耀,强大的魔气与恐怖的威能,让周围的青黄雾霭都震荡不休,却始终没有散去。

    “咻!”

    齐厉山手中的紫金大棒没有变粗,却是变长了无数倍,瞬息间就跨越了无尽空间,一下就来到了叶楚的面前。

    齐厉山身上的魔气汹涌澎湃,魔功急速运转,调动体内的魔气狂涌而出,要一鼓作气,将叶楚一棍捅个窟窿。

    然而齐厉山将手中的紫金大棒在变长一分,却依旧没有碰到叶楚,再变长一分,依旧没有碰到叶楚,好似始终距离叶楚有这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

    “嗯?”

    齐厉山眼眸一凝,神色首次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发现,叶楚始终还是在原地,看似距离他也不过十丈距离。

    但他手中的紫金大棒却早已延伸超越了十丈,就连二十丈都有了,但齐厉山却清晰的感受到,这一棒始终没有接触到任何的异物,更别说是洞穿叶楚的身躯了。

    这种似近实远,但却非远的诡异状况,让齐厉山心中警钟大作,实在是他平生首次遇到的诡异情况,根本就理不出其中的玄妙之处。

    “哈!”

    齐厉山一不做二不休,吐气开声,身上的魔气滚滚而出,紫金大棒蓦然变长,瞬息间也不知变长了多少。

    在齐厉山这位魔宝的主人感知之中,这紫金大棒起码已经延伸了数百上千丈之长。

    但诡异的是依旧没有接触到尽在眼前的叶楚,棍棒的一端好像还是在叶楚的身前数尺距离,始终不得寸进。这种诡异的感觉,让齐厉山几欲发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