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第五千五百六十九章:诡异血色人偶
    齐厉山的灵觉也十分敏锐,在叶楚显化出来身形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异常,不过这回他可没有强大的魔兵,可以困住刚从刹那步出来的叶楚。

    何况这次因为双方的速度都十分快速,两者之间的距离还是挺大的,瞬息间根本就无法发出多少手段术法,更别说齐厉山根本就没有准备好招式。

    所以在叶楚出现的瞬间,齐厉山就生生的在原地一个急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遁而去。

    然而在下一瞬间,齐厉山的前方又出现了叶楚的身形,吓得齐厉山又一个急转,再次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疾驶。

    “咻咻咻!”

    在几个呼吸间,在虚空之中的齐厉山就连续变动的不知道多少次方向,但每一次都被叶楚的及时出现,并且阻拦了下来。

    就是这么一会的功夫,虚空之中齐厉山的身形几乎要化为了一道道的残影,纵横交错。

    至于在外围,叶楚的身形也不断的在虚空之中突兀的浮现,如同传说之中的瞬移一般,平淡之中带着某种自信的威严。

    “轰!”

    突兀的在不断变方向的齐厉山陡然出手,以及刚猛而强悍的术法铺天盖地而出,威能浩瀚,让天地都为之变色,声势可怕。

    显然这一招是齐厉山积蓄依旧的一招术法,要以此突破叶楚的防线。

    但早有防备的叶楚根本就不吃这一招,同样的坑叶楚岂会连续跌落两次?

    即使是在刹那步显化身形的瞬息间,叶楚还是一拳递出,同样刚猛无俦的天帝圣拳从天而降。

    天帝圣拳好似蕴含有天地威能,有丝丝缕缕的神秘秘力在流转,可怕的天地震颤,风云倒卷,裹挟着无俦的力量轰然将齐厉山的术法攻破!

    齐厉山身形狂闪,连连后退,不断的卸力,躲开了天帝圣拳的残余威能。

    齐厉山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依旧云淡风轻的叶楚,他难以相信,连续阻拦了他这么多次的出路,这人竟然没有丝毫损耗一般。

    这种速度还真的是魔头能掌控的吗?

    要知道他齐厉山这尊曾经为大魔头的魔头也不能长久的支撑这般快速的速度,不仅是魔气不足,更是身体难以支撑。

    “阁下是广汇楼的客情长老叶楚叶长老吧?来剿灭我阴沉十八魔诸多魔匪不过是为财,而老朽这贱命并不值钱,不如老朽散尽家财来换取这条贱命?”

    齐厉山没有了一开始的自信,经过了战与逃的历程,他也没有了对战叶楚的念头,便好声说道,想要换取自己的性命。

    “杀了道友财富自然是在下的。”、

    叶楚眉毛一挑,并没有因为齐厉山的话语而意外,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这老者的求生欲望。

    但这种求生欲望若是叶楚满足了对方,难免对方不会因此而记恨自己,毕竟自己是追杀的一方,很难得到对方的感恩戴德。

    再说齐厉山身为阴沉十八魔的二号交椅,手中的血腥早已弥漫全身,那里是会好说话的人?

    要不是因为这老者的手段不凡,能困住叶楚,又拥有非凡的遁术,叶楚还不屑与对方说话,会与安敦一般,直接料理了。

    不过齐厉山展示的手段也仅此而已,在说完话语后,叶楚的动作不停,身形一晃手中的魔剑就已经挥舞而出。

    一剑劈去,有青黄二气在流转,宛如世间的阴阳,被这一剑清晰的分离了开来,没有丝毫交融,但相斥的威能却依旧存在,爆发出能为恐怖的力量。

    混沌阴阳法!

    看到叶楚没有丝毫的心慈手软,心坚如铁丝,毫不犹豫的出剑,齐厉山就知道是自己给予的财富还不够吸引人,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如今的实力还不足以与对方谈条件。

    这是很令人无奈却悲凉的说法,但也是真实的,能一剑劈死再拣战利品简单,何必要多费口舌去谈条件?

    知道如今是真正的面临着生死危机,齐厉山也是神色一狠,不顾什么后果了,他狠狠的对着叶楚低吼道:

    “小辈,这是你逼老朽的,老朽死也要拖着你这小辈一起!”

    齐厉山说完,翻手就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人偶,这人偶虽然小,但他的却是面容栩栩如生,正是老者齐厉山的面容!

    不同之处却是这人偶是呈现一种血红色的,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符文,是不是还有道道红芒闪现,看起来十分妖异而渗人。

    更是让人惊悚的是接下来的一幕,只见齐厉山口中默念口诀,同时更是打出了一道法诀进入那血红人偶之中。

    血红人偶身上符文一闪,好似解开了某种封印,一股邪恶而诡异的气息散发出来。

    那人偶也好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小小的嘴角竟然蠕动起来,微微上扬,好似在笑。

    明明人偶没有发出笑声,但在周围的虚空之中却是诡异的发出一道道的诡异的笑声,笑声干涩而毫无感情,却偏偏笑的十分开心的模样。

    齐厉山看到这血色人偶,眼眸之中却是闪过一抹满意之色,但紧接着就是一阵肉疼与不舍,再来就是化为了决绝。

    齐厉山伸出一只手,那只手五指好似化为了钢铁一般,笔直而狠狠的插入自己的心房。

    顿时血贱虚空!

    齐厉山却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手更是将自己的肉身生生的往另外一侧拨开了一点,露出了一道血红的口子。

    紧接着齐厉山就伸出另外一只手,将那只手中的血色人偶狠狠的拍入那心房的口子之中。

    顿时那血色的人偶就绽放出夺目的血芒,并且随着齐厉山的心跳而一同跳动了一下。

    齐厉山双手快速的掐诀,一道道的玄妙手印印诀不断地凝聚出来,却是流入了齐厉山自己的体内。

    “轰!”

    瞬息间,齐厉山的气息就暴涨,身上的血芒浓郁非凡,几乎要渲染整片虚空,化为了一方血色的世界,但却没有任何的血腥味。

    “呼呼!”

    天地在变色,有无尽的乌云在凝聚,隐隐有雷鸣之音在沉闷的响起,原本的晴朗天气就化为了阴沉的乌云天。

    异变并未因此而停止,天地间有细微的风在吹拂,并且在迅速的变大,转瞬间就化为了狂风,在肆虐的呼啸着,毫无顾忌。

    虚空之中的魔气也变得十分活跃起来,在不断的欢呼,好似在欢呼主人的到来。

    至于齐厉山此刻站立战所有的风暴中央,一身衣袍在狂风之中猎猎作响,一头雪白的白发更是狂舞而动。

    那一双眼眸血红如宝石,但却一片清明,并没有因为突然暴涨的力量而陷入狂暴。

    此时的齐厉山那里还有之前的老态?一副意气风发,天地独尊的气度,比叶楚这位年轻魔修更显的年轻,张扬的狂霸的气息彰显无遗!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也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从齐厉山拿出血色人偶到现在也不过是一息多一点而已。

    而此刻叶楚以混沌阴阳法施展出来的剑招才堪堪跨过无尽虚空,来到老者的面前。

    “小辈这是你自找的!”

    此刻的齐厉山神色没有了之前的狰狞与怨恨,只有一片平静,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齐厉山看着袭杀而来的混沌阴阳法剑,他宽大的袖袍一甩,顿时就有一道血芒从中疾飞而出!

    “咻!”

    这一道血芒一出,顿时就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引动天地之力,为其增添威势,天地间的风云都随之而变幻!

    这股强悍的力量远远超越了魔头境绝颠的范畴,叶楚也不陌生,那是大魔头的力量!这齐厉山竟然使用了不知什么的手段,竟然将自身的修为瞬息间就提升到了大魔头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