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第五千五百六十七章:破黄皮葫芦而出
    “怎么回事?”

    “难道那小子还没有被老夫炼化?”

    “诡异,大大的诡异!”齐厉山口中喃喃自语着,但那黄皮葫芦乃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异宝,他也没有办法透过葫芦本身去探知里面的情况。

    齐厉山心思电转,当即就有了决定,他鼓动起一身的魔气,魔灵更是高度戒备着,似乎是在以防某种会令他戳不及防的攻击一般。

    戒备起来,齐厉山在虚空之中踏步,一下子就来到了虚空之中不动的黄皮葫芦上,单手就要将黄皮葫芦拿起来。

    “嗯?”

    齐厉山轻咦一声,他竟然发现,他的这黄皮葫芦竟然布置合适变得极其沉重起来,连他这位绝颠的魔头境强者也不能将之轻易拿起来。

    心中再思索怎么回事,但他一时间也不能想出一个所以然来,下意识的就伸出另外一只手来。

    两只手齐上,又有他那一身几乎是尚处在巅峰状态,魔头境绝颠境界的实力修为,齐齐发力,要将这黄皮葫芦拿起来。

    他不敢再次待待久,生怕有安阳城的其他魔头追上来,只是他这使用了全力竟然也没有将这黄皮葫芦拿起来。这让齐厉山心中发寒,这是以往没有的情况,按照之前的情况,无论他在这黄皮葫芦之中收入了什么东西,最后都会被化解,成为一缕缕的精纯能量,可以让魔修快速吸

    收。

    除此之外,并没有增加重量一说,何况这黄皮葫芦本就不凡,重量的轻重自在主人的心中,一念可变轻,一念可变沉,这是魔兵法宝的基本特点。

    只是此刻在这黄皮葫芦上竟然不奏效了,这让齐厉山心中开始泛起不安之色。

    齐厉山面露犹豫之色,但紧接着就化为了狠辣与果决之色,要他就此放弃这黄皮葫芦,他不舍得。

    但若是要他面对接下来的追兵,也也不会这么傻的与安阳城的众多魔头硬碰硬,他知道阴沉十八魔已经名存实亡了。

    齐厉山决定,要趁着安阳城的魔头们追杀上来的这些时间内,将黄皮葫芦之中的魔头给炼化掉。

    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损失黄皮葫芦,甚至还能因为炼化了那个魔头而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毕竟这一切的意外,都是在将那名年轻的魔头吸入黄皮葫芦之后才有的事情。

    修炼就是这样的拼搏,只有这样才会有收获,在生死的路途之中奔跑!

    齐厉山他不后悔这样的决定,也不会后悔之前用黄皮葫芦收取叶楚的决定。

    若是再来一次,齐厉山也会依旧用这样的计策将叶楚收入黄皮葫芦之中,来降低自己的损失。

    毕竟收入了黄皮葫芦之中都让他齐厉山感到棘手,若是没有收入黄皮葫芦之中,他还不知道要面对怎样的狂风暴雨!

    毕竟境界不是衡量实力的标准,同境界的魔头的魔头直接也有天差地别的距离,这种距离对于他这种曾经踏入过大魔头境界的他而言,更为清晰!

    所以齐厉山知道目前的情况,他也没有犹豫,立即就盘膝坐在了黄皮葫芦面前,一点胸口,连续喷出数口鲜血。

    这鲜血直接就洒落在他面前的黄皮葫芦上,将整个黄皮葫芦都浸染成血色的葫芦。

    紧接着齐厉山双手快速掐诀,不断的变幻印诀出来,令人眼花缭乱,最后齐厉山一点在黄皮葫芦上,口中低喝一声:

    “燃血禁炼!”

    随着齐厉山的话语一落,齐厉山的脸色顿时一阵发白,身上的气息更是衰弱了几分。

    但与齐厉山的衰弱相反的是,那黄皮葫芦在瞬息间就燃起了血色的火焰。

    这股血色的火焰并不盛烈,也没有此前那紫火那般的恐怖高温,更没有某种特殊火焰的冰冷或者是其他属性。

    这火焰只是温和,好似是假的火焰,缭绕着整个黄皮葫芦在缓缓燃烧。

    而且这火焰不像是外面燃烧的,更像是在里面燃烧,着血色火焰只不过是从里面渗透到了外面一般。

    随着齐厉山的炼化,他面上有喜色一闪而逝,炼化的力度更是加大了几分。

    因为他通过了魔灵的感应,清晰的感受到了这黄皮葫芦真的轻了一分,显然是有些效果!

    齐厉山为了速战速决,顾不得损耗,再次连喷数口鲜血,全都没入了黄皮葫芦之中。

    即使是如此,也不过是让这黄皮葫芦的血色火药更加旺盛了一丝而已,并没有多少的增强,但看齐厉山的神色却是十分满意的模样。

    但也是在这是,黄皮葫芦再次一颤,并且颤抖的幅度变得更加大了,似乎是在黄皮葫芦里面有某种东西在横冲直撞,要撞翻黄皮葫芦一般。

    看都这种情况,齐厉山先是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叶楚竟然还没有死,他原本还以为叶楚早已被他炼死。

    黄皮葫芦之所以会变沉,就是因为叶楚身体所携带的某些魔物难以被炼化所导致的,如今看来显然不是这样。

    不过很快齐厉山的脸色就化为了冷笑,如今他全面催发黄皮葫芦与自身的修为,动用了燃血禁炼之法,要彻底将黄皮葫芦里面的东西炼化。

    在这种炼法下,绝对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遗留下来,这一点齐厉山很确信。

    此前的黄皮葫芦突然的跳动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吗?里面的魔头已经要承受不住了,要临死反扑了。

    只是他齐厉山的黄皮葫芦是何等神物,那会被一名魔头的临死反扑而损坏?

    这魔头注定要被他生生炼化在黄皮葫芦里面,化为他齐厉山修炼高峰上的滋养。

    然而,出乎齐厉山预料的是,他尽管加大了炼化的力度,但黄皮葫芦依旧在动摇,没有任何的停止。

    并且这动摇的幅度还持续的变大,最后连黄皮葫芦都有些变形了。

    这让超乎了齐厉山想象的一幕,让齐厉山眼眸瞪大,瞳孔之中满是骇然与不可置信。

    一狠心,齐厉山猛然一掌拍向自己的心房,吐出一口心头血来,要以心头血为燃料,将黄皮葫芦里面的存在炼化掉!

    “轰!”

    顿时,黄皮葫芦上的血色火焰盛烈了一筹,好似将黄皮葫芦都点燃了,化为了一个血红的火炬。

    在这血色大火的炼化之中,黄皮葫芦突然就没有了抖动的迹象,但这并没有让身为黄皮葫芦主人的齐厉山有一点的放松与喜色。

    反而齐厉山那苍老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那满是褶皱的额头更是有细密的汗水在滴落,瞳孔之中更是有难以置信之色在浮现。

    因为那口黄皮葫芦虽然没有在动摇,但形状却没有恢复到此前的模样,两个圆组成的葫芦变成了三个圆组成的畸形葫芦一般。

    这黄皮葫芦竟然是被人生生给某种手段挤压的变形了,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在那里生生给挤爆一般!

    这让齐厉山心中有莫名的惶恐,心中正在思量对策之间,只能加大力度炼化同时暗自准备着葫芦破开后的逃遁手段。

    到了此时,齐厉山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若是此刻立即走开,这黄皮葫芦没有了他的力量支撑只怕立即就要爆开,而他坚持下去或许会有转机。

    但这黄皮葫芦的凸起部分却是越来越大,进度虽然缓慢,却极为坚定!

    最后更是在齐厉山骇然的目光之中,这口珍贵的黄皮葫芦被整整挤爆了!

    “轰!”

    一声轰鸣声,好似裹挟着无边的风暴,在黄皮葫芦之中滚荡而出,带着一股可怕腐蚀之力,也有精炼的魔气能量,席卷开来。在那无边的风暴之中,在那黄皮葫芦面前,有一株青莲栩栩如生的在其中沉浮,缭绕着混沌气,上面更是有一名丰神俊朗的青年男子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