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第五千三百七十五章:血色王座
    被叶楚与血刀两人追赶上并且围堵着,乱禁魔头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依旧是一贯的高傲与平淡。

    他虽然是被灭世之光给轰击到了这里,但他全身上下都没有一丝的伤势,气势依旧在巅峰状态!

    他一身紫袍闪烁着无数的魔纹,魔气汹涌,竟然能抵挡住灭世之光散溢的毁灭之力,保乱禁魔头无恙。

    而真正让乱禁魔头抵挡下那恐怖的灭世之光并且浑身也没有一丝伤势的不是别的,正是此前乱禁魔头祭出的那个小巧的卷轴!

    那卷轴散发着浓郁的魔道气息,不过巴掌长,手指粗,就这样并合着,却抵挡住了连那座千丈巨峰也没有抵挡住的灭世之光!

    并且那小巧的卷轴也没有丝毫的破损,依旧完好无损,还散发处柔柔的紫芒。

    这让叶楚与血刀魔头的瞳孔都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一下,但应有的攻击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血刀魔头此刻一手握剑,一手握刀,刀剑挥舞间,仿若错乱了时空,有一道道血芒凭空衍生。

    这些血芒瞬息间凝固起来,化为了一道极其细小的血芒,这血芒在刹那就破开虚空,直奔乱禁魔头的眉心处而去!

    至于叶楚则是将混沌青莲化为混沌青莲剑,直接一剑劈出,混沌气爆涌,宛若开天辟地般,要将乱禁魔头给劈成两半!

    乱禁魔头见状,脸色也没有办法再保持淡然的模样,此刻他清晰的感受到那股几乎要将天地都给挤压破的伟力。

    别说是两道攻击,就是其中任何一道攻击,他也要慎重对待,不能等闲视之。

    乱禁魔头瞬息间咬破指尖,将自身的血液涂抹在小巧卷轴上,而后他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印诀不断。

    霎时间,小巧卷轴自动展开三寸,顿时有无尽的漆黑符文蜂拥而出,宛如开了闸的洪水,倾泻而出。

    这无尽的漆黑符文在虚空之中交织出一面盾牌,栩栩如生,可以清晰的看到盾牌上的魔纹,玄妙的复杂,似乎蕴含着某种之高魔理。

    这盾牌将乱禁魔头牢牢的护在后方。

    “轰轰!”

    一声声轰鸣声在虚空之中炸响,那狂暴的魔气汹涌向四面八方,那种魔威简直要灭世一般。

    叶楚只感到一剑劈在坚硬的石头上,就被一股极其强大的反震之力轰击而来,让叶楚不禁倒飞出去。

    不等叶楚站稳身形,就见虚空之中那面盾牌破碎开来,那无尽符文又重新组合,竟然化为了一支支箭矢。

    每一根箭矢都散发出浓郁的魔道气息,隔着老远叶楚也能感到一股锋锐之芒,肌肤都有刺痛感。

    那箭矢几乎是在刚凝聚出来就一颤下激射而出,直奔叶楚,似要将叶楚捅成马蜂窝,连魔灵都不放过。

    叶楚神色一凝,也不顾得先前的那面盾牌是被他劈开的,还是被血刀魔头击碎的。

    连忙将手中的混沌青莲剑抛出,混沌青莲剑在虚空之中随着叶楚念动间就重新化为了混沌青莲。

    并且在一晃之下,就暴涨到足有一丈大小,莲台朝着那蜂拥而来的箭矢,同时在迅速旋转着,顿时就有一股吸力凭空产生。

    叶楚竟然不仅没有闪躲开来,反而在主动迎接那箭矢而去。

    但见那股巨大的吸力将激射而来的箭矢尽数笼罩起来,并且以更快的速度牵引着箭矢而来。

    “轰轰轰!”

    只是这些箭矢被叶楚的吸力所影响,竟然被吸力牵引到了一起,就在叶楚的眼前相互碰撞起来,发出一连串的轰鸣声。

    一场声势浩大的攻击就这样被叶楚轻易间化解了。

    只是这些都是表面,实际上叶楚连番催动混沌青莲消耗也是极大,可以感觉到叶楚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之前箭矢互相碰撞,虽然没有波及到叶楚,但也扩散到了混沌青莲上。

    叶楚要牢牢控制混沌青莲,就需要元灵去控制,自然不能撤开,这也导致了箭矢的震荡之力都被叶楚死死的硬抗了过来。

    这也就叶楚的元灵深厚且不凡,不灭元灵之中的不灭二字可不是开玩笑的,叶楚这才承受下来。

    但也让叶楚眼前一阵恍惚,险些让混沌青莲失控,熬过来的叶楚脸色也变得苍白。

    叶楚迅速收起混沌青莲,正要寻找血刀与乱禁魔头身影,却发现血刀魔头不知何时已经浑身染血,正在与乱禁魔头血拼!

    这时叶楚才恍然过来,怪不得这乱禁魔头实力高达魔头境巅峰最顶尖的存在,激发出来的术法却是让叶楚如此轻易破解。

    原来这乱禁魔头从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叶楚,而是血刀,从始至终他都是想要斩杀血刀魔头!

    虽然想明白了这一点,此刻叶楚也没有丝毫要离去的念头。

    若是一开始叶楚没有与血刀魔头联手也就罢了,但此刻既然联手了,叶楚岂有独自逃离的事?

    且不说这乱禁魔头是否真正的放过叶楚,就是凭借血刀魔头这人叶楚还是挺欣赏的这一点就不能中途退出。

    这乱禁魔头显然是想要趁着将叶楚击退的间隙将血刀魔头斩杀,所以此刻的乱禁魔头一身恐怖的实力几乎是全开。

    那无形的气场让周围的魔气都在逃逸,在远离乱禁魔头,似乎乱禁魔头是一名真正的魔头,连魔气都要惧怕!

    乱禁魔头身前的小巧卷轴已经被他展开了四寸,无尽的符文在乱禁魔头手中组合成各种各样的玄妙术法体现出来。

    可以看到乱禁魔头周身都被一道道刺目的光华所包围,每一道光华都是一道符文凝聚的术法体现。

    这些术法仿若无穷无尽,纷纷轰击向血刀魔头!

    血刀魔头虽然刀剑都施展出来了,逼近与乱禁魔头有着最为根本的差距,虽然他已经手段尽出,但依旧被压着打。

    可以看到血刀魔头一刀一剑仿若不知疲惫,不断的挥斩,那血色的剑芒、刀芒都汇聚成了一条巨大的血河。

    那血河之上有无数的浮尸残骸,没一次被术法轰击中,都会激起大片的血浪,都会惊动其中的浮尸,都会有一尊尊庞大的浮尸活了过来,嘶吼着杀向乱禁魔头。

    只是这血河虽然玄妙,但在乱禁魔头无数术法的轰击下,依旧不支。

    在乱禁魔头凝聚出一头漆黑的三足火鸟后,那条滂沱的血河被蒸干,其中的浮尸在发出凄厉的吼叫。

    似乎是受到了牵连,血刀魔头脸色一阵潮红,嘴角更是有鲜血溢出,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但血刀魔头却是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他将刀剑交错高高举起,神色肃然,一身血袍更是无风自动,在猎猎作响。

    同时,那一刀一剑也激射出盛烈的血芒,好似有一轮血阳在此地升腾而起,有一种恐怖而诡异的波动散溢出来。

    这种气息让乱禁魔头神色一动,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他正要出手。

    但也是在这一瞬间,血刀魔头的刀剑交错着猛然一斩而下,同时口中喝道:

    “血色王座!”

    血刀魔头此刻的声音恍若是来自遥远的时空,有一种苍凉古老的韵味,更有一种浩瀚而煌煌然的气息。

    瞬间,那交错的血芒在虚空之中一闪而消失,只是在血芒消失的地方却有一道空间裂缝产生。

    这道空间裂缝后面连接着的不是那无尽深邃的虚无,也没有那种恐怖的吸力,只有一片血红,更有一股荒凉而古老的气息。

    但在下一刻,那裂缝就被一股无形之力给扩大,继而有一座巨大的血色王座从中显化出来!

    随着这血色王座一出来,那道裂缝顷刻间就消散于无形,似乎是断绝了去路,让人无法溯源追踪到血色王座的源头一般。

    看到这血色王座的瞬间,无论是叶楚还是乱禁魔头都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