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3963 一滴黑血
    3963

    而此时,外面的法阵还不时的传来一些撞击声,红城中聚集了不少强者过来了。

    “还好外面没有太强的家伙,要不然真成为了我们的包袱了”

    腴儿感叹了一声,这外面的法阵,也是叶楚布置出来的,她感应得出来,这外面的这座法阵,同样有几万道的阵纹。

    这让她还是很感叹,这叶楚到底是什么来历,这家伙的手段也太多了一些。

    首先他本身的实力,是大魔神之境,而且应该是初期,但是给她的感觉却并非这么简单。

    其次,他是炼丹仙师,五阶还元丹,六阶还元丹,这种续命的丹药他也可以炼制。并且他还在大量收购各种药材,天材地宝显然是想炼制,比六阶还元丹,更高级的丹药。

    而比六阶还元丹,还更高级的丹药,几乎都可以被称为半仙丹了。

    还有,他还懂诅咒之术,自己跟了师尊那么多年,都不知道什么血咒与元灵之咒。可是他却知道,而且还说有办法破解,比自己这个魔仙见识还要广。

    现在他又展示了他,过人的法阵之术,数万道阵纹竟然都能有办法可以叠加起来。

    这种法阵,别说是困住这母虫了,就算是自己被这种法阵困住,也得用全力挣开。

    可若是他用更强的,更多的阵纹布下的阵呢,恐怕连她都要被困住,甚至是受伤。

    这么一总结,她甚至感觉,自己堂堂一个魔仙,都有些畏惧他一个小小的大魔神初阶了。

    到底是什么人,能有这样强大的来路呢,难道是仙路上的那些无上势力中人?似乎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之前南伤拍卖会的时候,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不知道他与那些人有没有关系。

    外面的人还在撞击法阵,而且力量似乎越来越强大,可能有一些强者加入进来了。

    “真是够烦人的。”

    为防这法阵被撞开,叶楚不得不又加固了一些阵纹进去,让这法阵升了一级。

    整个过程,也就是几息的功夫,就将法阵给加固了,马上就没有什么动静给传进来了。

    宏七和腴儿心中都是暗惊,丫的,这手段也太诡异了,法阵竟然可以直接这样子加固,这个小子的法阵之术确实是太惊人了。

    “嗯?”

    等了将近三个时辰之后,外面的天空已经亮了,面前的山体被烧得差不多了。

    全部变成了一片焦黑的灰了,然后风一阵吹过,整个母虫的躯体开始变化飞灰吹散了。

    不过在吹的过程中,叶楚三人却发现,在那些黑灰当中有一颗血色的珠子出现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只见这些黑灰缓缓的掉落,然后被风吹散,最终又化作飞灰了,不过这颗珠子却一直飘浮在半空中,内部有着诡异的晶莹的纹路,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老弟,你取过来吧。”宏七对叶楚道,觉得这东西该归叶楚,也许此物与血线红虫有关系吧。

    叶楚则道:“老哥,你取吧。”

    “老弟你我就不需要客套了,我们与这东西无缘,没有什么心灵感应,还是你取吧。”宏七道。

    “那我拿过来看看吧。”

    叶楚也不好再推辞了,他们也是想感谢自己吧,毕竟自己帮了他们不少事情,而且又跟他们来想办法救这腴儿嫂子。

    他右手一挥,将这颗珠子给抓了过来。

    宏七和腴儿也过来看了看,只见叶楚手中的这颗血色的珠子,内部好像有晶莹的液体在流动,倒不像是血水,而是一种白色的液体一样的东西。

    珠子表面也没有什么纹路,也没有发现什么别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也没听说过,这血红线虫体内还有什么东西的呀”宏七有些不理解。

    腴儿沉声道:“也许这就是血红线虫,不停的吞噬鲜血的原因”

    “那岂不是至阴之物?”宏七有些担忧叶楚,“老弟,要不然还是毁了这东西吧,别着了他的道了”

    “应该不是邪物”

    叶楚却摇了摇头,宏七问道:“老弟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不是太了解,感觉不会是什么邪物,里面没有什么至阴的力量”

    叶楚拿着这颗珠子,确实是没有感觉出来什么邪力,反倒是他的心里乐开了花。

    因为这颗珠子,竟然是器皇的那本记志当中的,百大仙物之列中的一物。

    这颗珠子又叫混沌珠,可以将万灵之气,化作混沌之气,可以说是一颗仙珠也不为过。

    在百大仙珠当中,这颗珠子排在第五位,可以说位置极高的一件仙兵。

    当然这事情,不能和他们夫妇说,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一定认识。

    既然他们不认识,那此物就算是和自己有缘吧,也算是此次的一次意外收获吧。

    “恩,老弟你小心一些就是,没弄明白用处之前,可万万不能乱用。”宏七关切的道。

    叶楚点了点头:“应该不会是什么邪物,我先存起来以后再看看吧。”

    “恩,既然如此,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这红城是没必要再呆了。”宏七对叶楚和腴儿道,“现在天也亮了,我们去鬼没山吧”

    “好。”

    三人对视了一眼,便一道离开了这里,临行之前,叶楚他们并没有将法阵和神火完全撤掉。

    也是怕这里还会有残留,就让神火继续在这法阵中再烧一会儿吧,再烧个几天,将这里的幼虫或者是母虫的气息全部除干净再说。

    三人离开了红城,前往不远处的鬼没山。

    刚刚到鬼没山的外面,叶楚三人则是十分意外,因为这里并没有传说中的什么邪气,魔煞之气。

    整个鬼没山,就是一片十分平静的,干净的山地。

    山脉中林立茂盛,河水清澈,同时这里的天空都是绽蓝绽蓝的,看上去十分的正常。

    “难道我们来错地方了?”宏七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

    鬼没山鬼没山,至少要有一些鬼魂出没吧,这里好像就是一个平常之地。

    “不会错,这里就是鬼没山,只不过比以前干净得多了”

    腴儿则是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一双神眼也在不断的打量这四周的环境,她是在这里修行的,在这里成长的,这里的地貌当然不会忘记。

    “那这是怎么回事?”宏七皱眉道,“事出无常必有妖,我们要小心为上。”

    他问一旁的叶楚:“老弟,这元灵碎片,要怎么找?”

    “先到嫂子以前居住修行的地方去看看”

    叶楚也用天道宗天眼扫了一圈这一带,从现在看来,确实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

    “腴儿,我们先过去看看再说吧。”

    宏七拍了拍他老婆的肩膀,让他老婆带路,腴儿点了点头,为防万一,她凝出了最强的护体神光,带着叶楚他们二人往北面飞。

    大概飞了四万多里地后,下面出现了一片小湖泊,在小湖的四周,有一圈环状的山脉。

    “就是这里了。”

    腴儿面色凝重,盯着下面的这一块地方,也觉得十分怪异:还真是怪了,这里一点邪煞之气也没有了,以前我们在这里修行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的。”

    “看来这里的确是发生了变故了。”

    宏儿也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一旁对叶楚道:“老弟,你看这元灵碎片,有可能在这样的地方吗?”

    这里阳光充足,空气清新,一般来说,元灵碎片很难在这种地方呆呀。

    叶楚此时也有些看不懂了,他用天眼仔细的扫视了四周,确实是没有什么邪煞之气。

    一般来说,元灵碎片,很难在这种地方呆,被阳光一晒的话,元灵的碎片会被慢慢的烤掉的。

    他将目光锁定在了下面的这个小湖中了,这里可能也许是这一带,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了。

    叶楚三人飘了下来,降落到了下面的一座山巅,这里还有一些残垣断壁。

    这就是以前腴儿她们几个师徒居住修炼的地方,不过现在都变成了碎块了,以前的宝殿都裂掉了。

    可以预见这里有不少年,没有人来过了,要不然也不会裂成这样子。

    不过一般来说,修行者打造的仙殿,仅仅隔几千年的时间也不会烂成这样子。

    所以叶楚他们仔细的检查,叶楚发现,这些仙殿的碎块还是有些特别的。

    这些碎片的土质都很奇怪,以前应该是一些灵石打造的,但是现在都变成了一些像泥土一样的东西。

    “可能是近些年才有的变化。”

    腴儿沉声道:“以前我们这里都是用的上等灵石打造的仙殿不可能才隔两千年就成这样子的,一定是我们师徒出了意外之后这里的法阵碎掉了,鬼没山的邪气侵上来了,导致这些灵石都被分解掉了。”

    “如果是近些年才变成这样的”

    宏七皱眉道:“之前红城中的人都不知道这里的情况,难道是一夜之间就变成这样的?”

    毕竟红城距离这鬼没山,不过只有一百多万里,对于一些强者来说,最多也就是一天的功夫,甚至是几息的功夫就能知道这边的情况了。

    之前红城的人都不知道,所以极有可能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一夜之间”

    叶楚楞了楞道:“难不成,与我们灭掉的血红线虫有关系?”

    “血红线虫?”

    夫妇二人也晃然,难道真与血红线虫有关系吗?今天才完全灭掉血红线虫,这远在百万里之外的鬼没山就变了样了,这二者会不会有连系呢。

    “先不管这些了。”

    叶楚摇了摇头,对腴儿道:“嫂子你那边有没有你师尊留下的东西,我试试看看能不能寻到她的元灵碎片”

    “我这边好像没有”

    腴儿摇了摇头,然后道:“我师妹那边可能有”

    “那就让她取出来吧”叶楚对她道。

    “可是我师妹不能见光,我怕她一出来,就会陨落了”腴儿有些担心。

    “应该不会有事的,在这里搭一个棚”

    叶楚对她说:“再往她的嘴里塞一枚六阶还元丹,不会有事的,最少也能出来呆几天时间。”

    “好吧,我先和她说一说,她不一定愿意以这样的样子出来见我们。”

    腴儿想了想,先进乾坤世界中,与自己师妹先沟通一番了,师妹如今只剩下了一颗脑袋。

    一旁的宏七也没有说别的,其实他的心里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因为这一千多年来,自己亲的女人,就是她老婆的师妹。

    而睡的,捅的女人,才是自己的老婆,这种感觉很奇怪,脑袋上面是老婆的师妹,下面的部分才是自己老婆的。

    叶楚和宏七等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后,腴儿便取出了一座黑色的小亭子。

    小亭子的四周,都被用布给挡住了光,此时在这个小亭子中就站着一个女人。

    当然只是看上去像是站着一个女人,因为女人只现出脑袋来下面都是黑袍子给遮住了,里面根本没有躯体的。

    “见过叶道友,见过师姐夫”

    这个师妹倒没怎么怪罪自己的师姐,这些天腴儿也和她有过交流了,解释了为何这些年一直要这样作贱她,主要也是为了她和自己。

    “恩。”

    叶楚点了点头,一旁的宏七叹道:“鲜儿,这些年委屈你了。”

    “师姐夫言重了,都是造化使然。”这个叫鲜儿的女人倒是想得开。

    宏七也颇为唏嘘,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叶楚问道:“不知道道友你这边有什么你们师尊以前留下的东西,有没有什么,血,崩,或者是毛发之类的东西?”

    “只有一滴血,在我的脑袋中。”

    鲜儿点了点头,叶楚道:“那就最好不过了,血是最好寻找元灵碎片的东西了。”

    “老弟,需要我们做什么?”宏七和腴儿看向叶楚。

    叶楚对他们说:“老哥和嫂子你们不用做什么,这样吧,你们在这亭子外面守着,过程可能不太好看,你们在外面等我的消息吧。”

    “等下外面会变成一片黑暗,若是你们能发现光点,马上就过去锁定那个位置。”叶楚对他们二人道。

    “恩,好的。”

    夫妇俩离开了,只剩下了叶楚和鲜儿的脑袋,叶楚对鲜儿道:“血在你的脑袋的哪里?”

    “在眉心”

    鲜儿说出了这滴血的来历,当年她身中诅咒之术,就是她师尊在她的眉心,留下的这滴血造成的。

    所以她身上的诅咒,应该就是血咒了。

    “叶仙师,我要做什么?”鲜儿现在还是很虚弱,因为服用了还元丹,所以才能多说上几句话。

    “你不用做什么,只需放轻松就可以了,等下发生什么都不要乱就好了。”

    叶楚对鲜儿又嘱咐了一些事情,然后才在这亭子中,布下了一座法阵,隔开了外面的宏七和腴儿。

    之前也和他们打过了招呼了,想必他们也不会乱的,至于别的嘛,就要联系李老三了。

    这些诅咒之术,寻元灵碎片之事,自己以前可是从来没有施展过。

    李老三现在就在乾坤世界中,直接就告诉了叶楚方法,以及要注意的事情,其它的就由叶楚来完成了。

    “现在尽量让自己放松,不要紧张”

    叶楚一边引导着鲜儿,主要是让她放轻松下来,然后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之后便由叶楚,从这鲜儿的眉心处,引出了一滴鲜血,这滴血是乌黑乌黑的,一看上去就不太正常。

    “去”

    叶楚右手一挥,在这亭子里顿时变得乌黑起来,一点光亮也没有了。

    而这鲜儿因为之前进入了一种空灵状态,所以现在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害怕,反倒是十分适应这种环境。

    叶楚小心翼翼的将这一滴血给引了出来,同时右手中出现了一块黑盘子。

    这个黑盘子有些像是罗盘,但是上面却并没有复杂的指针和纹路,更像是一个装菜的普通盘子,只是内部有一些细纹而已。这个盘子是李老三的,这也算是他的主要神兵之一吧,平时施展一些术法的时候,要用上这个盘子。

    黑血是引了出来,不过却无法将其打进面前的盘子中,叶楚推测这应该是诅咒之血,所以难以彻底的抹去。若是真的抹去的话,这个鲜儿也就没命了,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从这滴诅咒之血中,引出了一团血气,用盘子罩住了这团血气。

    血气进入盘子中,叶楚立即右手在盘子上一点,将这团血气给封住了。

    同时念出了自己从李老三那里学来的一些呓语,虽说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学着发音应该也差不多了。

    过了一会儿,这盘子里面终于是出现了一些怪异的气雾了,这些气雾就像是一个沙盘似的,在里面闪烁起来。

    而这时那一滴黑血,也渗进了鲜儿的眉心处,又被收了回去了,鲜儿也睁开了双眼。

    “叶仙师,成功了吗?”鲜儿还是满怀期待的问叶楚。

    叶楚沉声道:“现在还不知道,你不用紧张,放宽心就好了,现在就看嫂子他们能不能找到元灵碎片了。”

    “那我可以休息了吧。”鲜儿显然是有些疲惫。

    “恩,你可以休息了。”

    叶楚点了点头,看了看这女人真是挺可怜的,这么多年一直就是这么一副样子活下来的。

    要是平常的女人,早就坚持不下来了,早就死掉了。

    也就是她的师姐吧,那个腴儿想出了这么一个嗖主意,恶心着鲜儿,让她有活下去的动力。

    鲜儿很累了,闭上眼睛休息了,叶楚还有他接下来的事情要做。

    光是这样子还不能锁定元灵碎片的位置,还需要做一些别的工作,接下来他就取出了还炉神魂,从中放出了几条厉魂,厉魂出来之后就扑向了他,要将他给撕巴了。

    不过却没有得逞,根本就没有挨到叶楚的衣裳,便被叶楚用这个罗盘子给固定住了。

    盘子中的血气,与其中进来的两道厉魂给杠上了,厉魂围攻向了这团血气,要将这团血气给吞了。

    血气开始闪烁不止,反抗,抵挡,自然不愿意被吞噬掉。

    这样一来,所有的工作就完成了,诅咒之血的血气和厉魂差不多对等的实力,而且厉魂还要稍稍更强一些。

    现在就只等这诅咒之血,看看能不能引出那些元灵的碎片来,也许这血的主人的元灵碎片,会出现或者是发生一些感应,然后会过来保护这诅咒之血。

    只要是这样的话,就有机会找到元灵碎片了,叶楚将鲜儿给保护好,然后就出了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