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表哥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空房间的脚步声
    据说慈孝寺本来是一座修行寺,当初开封城还不像现在这么大,这座寺也在城外,寺中也只住着几个修行的僧侣,平时也不接待香客。可是后来开封城向外扩张,就把这座寺圈到城中,而寺中赖以生存的土地也被收走了。

    寺中的僧人也要吃饭,无奈之下只得将寺院改为香火寺,接受香客的捐助,却没想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佛祖保佑,反正许多来求子的女子竟然在回去后怀孕了,结果传来传去,慈孝寺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每天都会有许多的女子前来求子。

    李璋一直以为名字带寺的,里面住的肯定是和尚,可是到了慈孝寺才发现,寺门前竟然站着一排比丘尼,这让他大为惊讶,不过想想也正常,慈孝寺以求子闻名,往来的大都是女香客,若是养一帮和尚反而不方便。

    为首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尼,只见对方率众上前迎接,当刘娥下车时,她也立刻上前行礼,而刘娥似乎也认识对方,竟然一口道出对方的法号,李璋离得近,这才知道这个老尼法号清寂,似乎当年刘娥来许愿时,也是她接待的。

    李璋对这帮尼姑没什么兴趣,对求子更没兴趣,不过这里风景倒是不错,于是就跟在赵祯后面瞎看,与他有同样心思的还有妙元,这丫头本来就是出来玩,准确的说是出来放风的,甚至可能在她出嫁前,这也是唯一一次出来的机会了。

    “表哥,这些尼姑真有趣,她们竟然真的没头发!”妙元这时小声的向李璋道,她从小做了道士,对和尚这帮死对头也略有耳闻,只是从来没见过,更没有见过女和尚。

    “小声点,不过你个女道士竟然来和尚庙,想想还真是有趣。”李璋这时也不由得调笑道,妙元虽然长大了,但脾气还像个小孩子,毕竟她生活的环境单纯,赵祯与刘娥对她的保护又太好,所以妙元一直像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

    “他们佛家可多我们道家偷走了不少东西,我来他们庙里转转又怎么了?”妙元却是白了李璋一眼道,佛教在中原发展多年,早已经不是当年传入的那个异国宗教了,而是结合和道家、儒家等等学说,再加上历代中原僧人的智慧,发展出来的中原佛教,所以妙元说佛教从道教中偷东西也不能算错。

    “嘿嘿,进了和尚庙,再叫你的道号也有些不合适了,不如我叫你的名字吧?”李璋再次笑嘻嘻的反击道。

    “你敢!”妙元听到李璋要叫自己的名字,当下也是娇嗔一声道,这丫头本来是没有名字的,但是后来病好后,赵恒就给她起了个名字,结果当时赵恒可能是糊涂了,竟然给妙元取名为赵志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男人的名字。

    这时前面的刘娥等人已经进到寺中,李璋与妙元也说说笑笑的走了进去,随后刘娥进大殿还愿,赵祯与张皇后等人也进大殿准备许愿,毕竟他们是为了求子而来,李璋不信这个,而且他本来也没有成亲,所以就四处随便转转。

    不过也就在这时,却忽然只见妙元带着一个中年尼姑走过来道:“表哥,我拜托这位圆心大师带我在寺中转转,你没事就陪我一起吧!”

    李璋也是闲着没事,而且看赵祯他们的样子,估计得好一会才能出来,于是也就点头答应,当下他陪着妙元,在这个圆心的带领下在慈孝寺四处游览起来。

    圆心人如其名,长的圆圆胖胖的,看起来大概三四十岁的模样,她是寺中知客的僧人,平时有了重要的香客都是由她接待,所以倒是十分的健谈,一路上也一直在介绍着寺中的风景。

    慈孝寺虽然规模不大,但却修的极为雅致,也可能是这里住的都是女人有关,寺中也种着许多的树木花草,哪怕是到了秋天,依然可见五颜六色的的鲜花,寺中也有一些名胜古迹,特别是寺后有一座高塔,登上可以俯瞰整个东京城,这让妙元也是看的大呼小叫。

    不过慈孝寺毕竟太小了,有名的景胜也很快就看完了,但妙元这时正在兴头上,李璋正担心该带妙元去哪玩呢,却没想到圆心却是个精明人,竟然带着妙元参观起寺中的一些建筑,比如僧人早课的地方,吃饭的食堂,以及打坐的禅室等等,妙元本来就对外界的任何事务都感到好奇,所以这时也看的津津有味。

    “咦,这个房间怎么锁着?”正在这时,圆心带着他们来到寺中比丘尼们的住处,其它房间都带着生活的气息,房门也没上锁,可是唯独右侧的一间却锁着门,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启禀公主,这是圆宁师妹的房间,说起来圆宁师妹也是有福之人,当初太后第一次来寺中上香之时,就看中了圆宁师妹,于是就命她还俗带进宫做了侍女,后来听说还服侍过先皇。”只见圆心这时笑着开口解释道。

    说者无心,但是李璋这个听者却是有意,因为他忽然想到,自己的姑母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进宫,而是出家为尼,后来因为貌美被刘娥看中,估计当时刘娥就已经起了借腹生子的念头,而圆心口中的圆宁,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姑母。

    “曾经服侍过父皇,那应该是有封号的妃嫔了,这位圆宁进宫后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还认识呢?”妙元听到这里也大感有趣的问道。

    “这个贫尼就不知道了,只是知道圆宁师妹俗家姓李,公主若想知道恐怕只能去问太后了。”圆心当下再次笑道,她只是个比丘尼,对圆宁进宫后的事只是道听途说。

    “好了,妙元你就不要乱打听了!”李璋听到圆宁姓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他也开口打断道,免得妙元真的不知轻重去向刘娥打听这些事。

    不过就在李璋的话音刚落,忽然只听早已经多年无人居住的圆宁房间里,竟然传出一阵脚步声,李璋刚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仔细听听又十分肯定,脚步声就是里面传出来的,而且听起来对方似乎正在向房门这边走来。